France's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arrives to address a joint meeting of Congress 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马克龙的国际主义与新政治

华盛顿——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上月对美国进行的国事访问其实具有某些对比研究的性质。虽然姿态友好,但马克龙的议程和言论几乎是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截然相反的。但马克龙的领导地位需要面对更根本的挑战;而他的应对之道可能会为自由民主政治指明方向。

在面对美国国会进行的英语演讲中,马克龙明确支持坚定的国际主义世界观,呼吁强化国际机构,重新回归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并要求普遍接受全球化。在特朗普刚刚宣布退出伊核协议的问题上,马克龙重申2015年伊核协议必须予以保留,尽管他的确要求就某些现有协议没有解决的问题额外签署补充协议。

马克龙还表示,他将为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展开一场泛欧竞选活动。作为一名民主人士,他认为欧盟的深化必须与拓展真正的欧洲政治空间相同步。

值此对自由主义衰落、社会民主未来、民族主义崛起以及全球化反弹束手无策的情绪大行其道之际,马克龙不容置疑的国际主义立场非常引人瞩目。事实上,马克龙已经跨入了西方“新政治”的未知领域,该领域不再完全由大规模中左及中右党派之间的竞争来界定。但传统的左右政治分歧是否真的已经结束?

用中间派来形容曾在其前任弗朗索瓦·奥朗德的社会主义政府担任部长的马克龙是不准确的。虽然他一直向中间靠拢,但他却成立了自己的“运动”,而并未加入哪个小型的传统中间政党。

起初,马克龙江将其所称的前进运动描述为“既不是右派也不是左派”,而避免使用“中间派”这个词。现在他称前进运动“既是右派也是左派”,表明他希望赢得传统的中左及中右翼选民。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如果传统的左右翼分歧正在逐渐淡化,那么问题是什么将会取而代之。随着全球化成为多数国家政治辩论的核心,答案似乎很有可能是世界主义和狭隘地方势力之间的分歧。

按照这样的说法,马克龙领导法国支持全球化(及亲欧洲)运动,而他左冀及右翼反对者之间的联系则是共同反对经济开放。而事实上,极右和极左翼势力都在释放相似的经济信号。

与此同时,法国和整个西方现存的中左及中右翼政治党派往往包括支持国际化和怀疑全球化两个派别。如果全球化正在成为西方国家的主要选举界线,那么符合逻辑的结果是这两个阵营很可能陷入分裂并形成新的政治家族。

虽然我认为局势会向上述方向发展,但传统的左右翼分岐似乎不太可能完全消失。传统党派将继续辩论收入分配问题,包括累进税制以及社会政策的目的和范围和。仅靠全球化“平台”尚不足以明确定义大型政治党派。

这意味着未来几年,马克龙必须与中右或中左翼势力展开更密切的合作。导致他赢得2017年大选胜利的特定环境——即中左派信誉扫地、而中右派候选人丑闻缠身——很可能无法复制。他必须在成为国际主义左倾或右倾领袖之间作出选择。

似乎其中仅有一个选择是可行的。强烈的国际主义倾向或许很难适应中右翼传统政策。全球化要想在各个层面得到普罗大众的支持,那么必须伴随能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有效帮助的现代化的社会政策。在现在这个经济持续动荡的时代,这一点显得尤为重要。

经济开放要求社会团结。这并不意味着保护贸易竞争或技术创新不影响某些具体工作。它意味着为所有民众提供教育、廉价医疗和过渡支持等必要资源,以协助民众适应持续的变化。简言之,普遍的全球化立场必须辅之以由公共资源提供支持并能为大多数人所接受的全新的社会契约。否则,我们将很难抵御新民族主义的致命诱惑。

在完成由他启动的必要的税收和劳动力市场改革的同时,马克龙必须想出相应的解决办法。在当前的政治模式转型中,只有将社会团结的现代化方法作为主要目标,那些支持开放的人才能战胜民族单边主义者。

http://prosyn.org/YqLrKQk/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