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机器人时代的劳动力

达沃斯—关于技术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的担忧不是什么新鲜事。十九世纪初,一群被称为卢德派(Luddites)的英格兰纺织工人动力织机和精纺机等技术会夺走他们的饭碗。他们以砸毁机器的方式表示反对。

如今,对新技术可能摧毁数百万工作岗位的焦虑不亚于十九世纪初。在大规模就业危机期间,技术依然在减少大规模生产所需要的劳动力数量,与此同时,常规法律和会计工作的自动化也在各自行业挤出就业岗位。机器人科学正在掀起制造革命;每一年,都有200 000个新增工业机器人投入使用。2015年,工业机器人总数预计将突破150万。调整劳动力市场以适应日益自动化的工作场所将是现时代的一个关键挑战。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忽视这一转变。全球而言,约有2亿人没有工作,2008年以来增加了2 700万。预测未来技术变革、为全球劳动力大军提供参与现代劳动力市场所需要的教育和技能是一个关键需要。

放眼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受调查雇主无法找到拥有可以填补当前空缺岗位的合适技能的工人。我们必须建立从培训和教育通往职场的有效路径,以便技能与市场需求匹配。政府计划必须强化,雇主和工会必须承担更大的技能投资的责任。它们还必须更紧密地与教育者和决策者协商——他们的讨论应该有充分的劳动力市场信息、表现评估和就业服务普及为基础。

不论一个国家发展水平如何,教育和技能投资能够增加劳动力的创新能力和适应新技术的能力。这些投资可以决定一国的经济增长是否具有广泛的包容性,是否把大量社会群体抛在了身后。而足够多的得到合适训练并能继续学习的工人的攻击能够提振投资者信心,最终刺激就业增长。

除了培训劳动力以适应更深度的自动化时代,可持续经济还必须不论好坏光景都能为工人提供保护。工人与其雇主的关系的性质正在变化。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们日益发现自己只能获得短期或临时合同;他们往往被迫从事非正式工作,或为了工作而搬家。这些趋势正在恶化收入不平等。

因此,移民政策是必不可少的。医疗和退休金等社会保障与鲁棒的失业救济制度都是工人总体安全状况的关键,也是经济健康的关键。而全世界只有20%的人口得到了充足的社会安全覆盖;超过一半人口没有任何社会保障。

因此,成立于1919年的国际劳工组织的工作在今天仍然至关重要。在工作场所日益自动化、劳资关系日益恶化的今天,国际劳动组织劳动标准所包含的价值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不可或缺。

全世界工人所面临的复杂条件需要复杂的解决办法。2013年,国际劳工组织启动了其首个工作的未来(Future of Work)项目,该项目旨在识别和分析初期趋势,并提供论坛讨论关于必须如何做以适应快速变化的劳动力市场条件。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我们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技术是其中的重要原因。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超过九十亿。六十岁及以上人口数量将增加两倍。四分之三的老年人将生活在今天的发展中国家,其中大部分是女性。这些人口变化趋势将进一步变革劳动力市场、社会安全体系、经济发展和就业情况。

自卢德派的时代以来,人类社会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一个简单的事实仍然成立:机器必须增强而不是削弱包容增长和广泛共享繁荣的前景。我们必须确保现代经济是可持续经济,建立在人类尊严原则和体面工作机会的基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