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kapparov1_RUSLAN PRYANIKOVAFPGetty Images_kazakhstan protest Ruslan Pryanikov/AFP/Getty Images

哈萨克斯坦所需要的改革

阿拉木图—3月,掌权近30年的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辞职。纳扎尔巴耶夫是新加坡领导人李光耀的仰慕者。对他来说,李光耀的领导证明了先发展经济再实现政治自由化的重要性。但这一方针的缺陷日益暴露。

纳扎尔巴耶夫,“没有可持续的经济,就不会产生中产阶级,如果没有充分强大和明智的领导层,能够让国家摆脱经济衰退,中产阶级就无法存在。”但他的政府并没有建设可持续的经济。相反,他的政府依靠石油收入——2014年贡献了哈萨克斯坦总预算的27%以上——保持低税率,收买公民顺从极权主义

2014年,全球石油价格从每桶100美元暴跌到50美元,哈萨克斯坦遭受重创。本币腾格兑美元汇率跌去一半,真实收入下降到石油繁荣前的水平,失业率特别是年轻人失业率一飞冲天。

但问题远远不止于经济。再不平等性不断加剧的情况下,对腐败横行现状的不满也日益高涨。哈萨克斯坦再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腐败感知指数中位列180个国家中的第124名。与此同时,国家没能提供基本保障:2018年7月,奥运会花样滑冰奖牌得主丹尼斯·邓(Denis Ten)为了阻止自己的汽车镜被偷,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害于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市中心。

所有这些让移民成为越来越有吸引力的选择,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这就带来了“人才枯竭”幽灵。社会动荡的氛围也越来越热,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后更是愈演愈烈(他的辞职可能正是为了阻止群众示威)。

纳扎尔巴耶夫,他想帮助“新一代领导人”,而他的辞职确实短暂地起到了帮助作用,因为哈萨克斯坦公民希望能发生这一变化。但纳扎尔巴耶夫扶植了忠于他的继任者托卡耶夫,后者的第一个总统令便是将首都以纳扎尔巴耶夫的名字命名,然后举行了临时选举,和他的导师兼保护人所举行的选举一样,这也是一次被操纵的选举。据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6月9日的选举 “是一次毫无信誉可言的选举,公然践踏基本自由,并压迫批评的声音。”两座主要城市的数百群众走上街头反对选举,大约500人被捕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纳扎尔巴耶夫仍然大权在握:他不但是权力机构安全委员会(Security Council)的终身主席;还给自己设计了一个新头衔——所谓的“国家领袖”——这能够让他免于任何指控。上个月,在巴扎尔巴耶夫的79岁生日那天——也是首都从阿斯塔纳更名为努尔苏丹的国家假期——示威者再次举行游行,这次的要求是他放弃所有权力。有数十人被拘

据内政部长厄尔兰·图尔古姆巴耶夫(Erlan Turgumbayev),自选举以来,已有4 000多人因为各种示威活动而被抓。联合国中亚人权,办公室总统选举前后对和平示威者、活动家和记者的镇压“令人极其遗憾”。托卡耶夫此前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如此谴责实属相当严重。

如论如何,哈萨克斯坦人没有放弃斗争,草根运动——通过社交媒体组织和众筹筹资——成为领导者。其中一场运动叫做“觉醒吧,哈萨克斯坦”(Oyan, Qazaqstan),产生于6月选举前夕。在澄清自己并非一个试图确保权力的政党后,它提出了一个九部分组成的计划,关注改革选举制度,改变议会规则,阻止政治压迫以及保护人权。

与此同时,不断的政治动荡以及由此导致的资本外逃对腾格造成的贬值压力比经济因素还要大,上个月,腾格下跌至2016年以来的最低点。这突显出一个现实,即托卡耶夫口头上已经承认了这一现实,但还没有用真正的政治改革去证明:和纳扎尔巴耶夫与李光耀的逻辑相反,经济并不总是政治的先行条件。

这并不意味着哈萨克斯坦的困难无法用经济方案解决。在我看来,必须立即采取三项经济改革,以帮助在短期内解决不平等性和失业。

首先,税收制度必须改革,以鼓励小微企业的发展,帮助创造就业。其次,为了刺激欠发达的中等规模企业的增长,政府应该在公共采购中给与它们优惠对待。第三,税收收入应该分散化,地方当局应该截留更多的由他们收取的公司税,从而增加他们对地方企业的责任。

尽管如此,取悦哈萨克斯坦人民——进而稳定哈萨克斯坦政局——必须放在首位。这意味着首先要采取可信而具体的行动根除腐败,强化法治。阿拉木图马拉松比赛期间的一副标语(其制作者因此被拘留了15天)说得好,仍然大权在握的纳扎尔巴耶夫以及他的门徒托卡耶夫“无法摆脱真相”。

https://prosyn.org/QHfolwu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