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benami153_JAAFARASHTIYEHAFPGettyImages_palestinianprotestkushnerdeal Jaafar Ashtiyeh/AFP/Getty Images

巴勒斯坦人不要经济和平

特拉维夫—上个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女婿兼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公布了一项旨在加强巴勒斯坦经济的雄心勃勃的计划,希望用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开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和平解决计划。但这项所谓的以繁荣促和平计划不仅远不是特朗普所称的“世纪交易”,反而严重脱离现实—因此注定是要失败的。

认为经济上的胡萝卜可以说服巴勒斯坦人接受以色列统治的说法已经有历史了。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某些早期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乃至当地的某些阿拉伯人早在1948年的前几十年就已经提出接受犹太复国主义企业是符合当地人经济利益的。

最近,以色列右翼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又重新捡起了“经济和平”的衣钵。1988年,他提出快速经济增长将使普通巴勒斯坦人从和平中“获得利益”,从而“支持并推动在未来的政治解决领域取得成就。”当然,经济繁荣的前景没有任何问题;但从此前从未提出过令人信服的政治解决方案的内塔尼亚胡口中说出却是永远也不可能赢得巴勒斯坦人信任的。

现在特朗普政府正在试图实现这一目标。以繁荣换和平计划其本质更像是中东版马歇尔计划,目的是在未来数十年促成对巴勒斯坦经济高达500亿美元的新地区和国际投资额。特朗普政府认为这也将推动埃及、黎巴嫩和约旦经济,因为所有这些国家的经济都直接受到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的影响。

但库什纳计划未能提及,更不用说解决经济发展某些最大的障碍,例如以色列强制使用巴勒斯坦自然资源并设立安全检查点,这不仅会阻碍人员的自由流动还会导致运输成本的提高。为了让以繁荣换和平计划能够达到特朗普政府承诺的效果,这样的障碍必须得到拆除。

但即便如此,仍然不足以说服巴勒斯坦人接受这一计划,究其原因非常简单:巴勒斯坦民族运动仍处在革命阶段,此时的经济考量往往是排在政治愿望之后的。即使是相对富裕的加泰罗尼亚地区也同样如此,超过3,000家公司逃离当地也未能削弱公众对分离主义事业的支持力度。记得当我访问时,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及其前任亚希尔·阿拉法特的办公室都悬挂着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地图和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伊斯兰世界第三大圣地)的照片,而不是用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或让·莫内的照片来充当装饰画。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这样的优先原则已经在政策中得到反映了。例如,今年2月,阿巴斯选择甘冒经济崩溃的风险,也不接受以色列代表其收取的占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预算高达63%的税收收入。阿巴斯这样做是为抗议以色列单方面决定扣除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向被判犯有恐怖主义罪并在以色列监狱中服刑的巴勒斯坦人家庭发放津贴总额的5%。

历经长达52年的军事占领、两次几乎令社会陷入崩溃的巴勒斯坦人暴动以及两项似乎注定会提供救赎的和平计划的毁灭性崩溃,巴勒斯坦人的根本要求从未改变过。他们想要的是一个基于1967年前边界的两国解决方案,其中包括大量巴勒斯坦民众有权返回被占领土。而且事实上,一个能与阿拉伯世界和欧洲进行自由贸易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所能带来的收入和GDP增长远远不是库什纳计划所能比拟的。

对巴勒斯坦人而言,接受一份不属于令人信服的政治解决方案附件的经济协议就相当于对巴勒斯坦难民的背叛—而且,事实上也是对建国梦想的背叛—而这样的背叛仅仅是为了换取一把美钞。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应当彻底拒绝它。

巴勒斯坦人曾经拒绝了许多和平方案,其中不少其合理程度都超过此次库什纳所提出的计划。但他们并没有让国际社会参与制定全面的对策计划。他们的提案—肯定会比2002年阿拉伯和平倡议或联合国有关一揽子决议更进一大步—甚至可以将库什纳计划作为部分过渡条款纳入到最终解决计划。

过去,过渡性协议基本与乔治·奥威尔所说的“灾难渐进主义”相等同。但通过纳入强劲的经济战略,它可以被改造成“吉祥渐进主义”计划。毕竟,经济发展可以在筹备建国的过程中稳定巴勒斯坦社会,从而大幅度促进和平解决方案取得长期成功的可能。

1923年,恰恰是犹太复国主义权利创始人泽伊夫·贾博廷斯基曾公开宣称相信巴勒斯坦人会“出卖自己的家园来换取铁路网络”是一种幼稚的幻想。这一点从未改变过。但与其彻底拒绝这样的收益,巴勒斯坦人应当提出自己的要求,并借此在一个基本已经丧失对他们事业兴趣的世界中恢复相关的外交行动。

https://prosyn.org/6YGXar0/zh;
  1. reinhart39_ Sha HantingChina News Service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_jerome powell Sha Hanting/China News Service/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Jerome Powell’s Dilemma

    Carmen M. Reinhart & Vincent Reinhart

    There is a reason that the US Federal Reserve chair often has a haunted look. Probably to his deep and never-to-be-expressed frustration, the Fed is setting monetary policy in a way that increases the likelihood that President Donald Trump will be reelected next year.

    0
  2. mallochbrown10_ANDREW MILLIGANAFPGetty Images_boris johnson cow Andrew Milligan/AFP/Getty Images

    Brexit House of Cards

    Mark Malloch-Brown

    Following British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s suspension of Parliament, and an appeals court ruling declaring that act unlawful, the United Kingdom finds itself in a state of political frenzy. With rational decision-making having become all but impossible, any new political agreement that emerges is likely to be both temporary and deeply flawed.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