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enami155_ Ilia Yefimovich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_netanyahu Ilia Yefimovich/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内塔尼亚胡最后的日子?

特拉维夫——直到最后,以色列终于在面临总理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宗教民族主义深渊时后退了一步。在9月17日举行的议会选举,也是该国5个月以来的第2次选举中,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党、正统团体和原法西斯派别所组成的“自然联盟”未能达到61个席位的门槛,上述门槛将允许他们组建另一届政府。

对执政长达13年的内塔尼亚胡而言,此次选举仅仅部分有关其民族政治运动。他的主要目标是重新建立唯一一个能赋予他议会豁免权,从而使他避免因欺诈、贿赂和背信弃义而遭到起诉的联盟。

因为事实上在为自由而战,内塔尼亚胡完全无视竞选行为的法律和道德准则。首先,他鲁莽地承诺要吞并约旦河谷——西岸领土的组成部分——而没有对其后果进行任何战略评估。此外,他还提出了一项法案,允许利库德活动人士在投票站安装摄像头;当该法案未能通过时,利库德声称反对派正在策划窃取选举结果。与此同时,总理的脸书页面向支持者发出了以色列阿拉伯人“想要消灭我们所有人”的警告。

不仅如此,内塔尼亚胡还呼吁公众抵制以色列最受欢迎的电视频道,因为该频道在2014年制作了一档讲述犹太极端分子绑架和谋杀巴勒斯坦青少年的“反犹太”系列节目。事实上,他曾试图阻止该频道播出与针对他的刑事调查有关的泄密材料。

在急于连任的同时,内塔尼亚胡也不负责任地煽动地区紧张局势,目的是提高他所谓“安全先生”的名望。在媒体的大肆宣传下(同时违背军方的建议,军方在这些问题上的建议一直是不透明的),以色列对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伊朗目标的袭击突然成倍增加。

更加大胆的是,内塔尼亚胡正在考虑通过在加沙发动一场针对哈马斯的全面战争来推迟整个选举进程,而此前他一直反对这样做。值得庆幸的是,陆军总参谋长科哈维联合总检察长曼德尔布利特阻止了这一行动,理由是内塔尼亚胡无权在不履行相关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发起敌对行动。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就美以防务条约进行了交谈,这一想法十分荒谬,整个安全机构一直反对该想法限制以色列的行动自由。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唉,以色列变化无常的政治局势和荒谬的比例选举制度几乎很难产生明确的结果。事实上,以色列现在正面临一段政治僵局。班尼·甘茨所领导的蓝白党不久前由三名前陆军总参谋长所领导的中右翼团体合并而成,他们所赢得的议会席位与利库德相当。但它将无法与遭到削弱的左翼——工党和民主联盟(其中包括前总理巴拉克的新党阿拉伯联合名单党)组成可以接受的替代联盟。

即使这些政党真的获得了多数席位,也需要戏剧性的政治勇气才能让三位前将军与一个由反犹太复国主义和伊斯兰团体组成的阿拉伯政党组成政府。但将联合名单党排除在联盟建设的进程之外势必犯下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上述阿拉伯议会派系代表了占以色列人口20%的阿拉伯少数民族的真正愿望,这些人目前正在经历一个“以色列化”的重大进程,目的是成为以民主治理为基础的全以色列政治计划的组成部分,同时结束政治领域的仇外和煽动。

更为复杂的是,打破选举后僵局的关键在于阿维格多·利博曼领导的家园党。利博曼的政治观点愤世嫉俗,以反阿拉伯的情绪爆发和吞并主义热情而闻名——他本人就生活西岸的一处定居点中——利博曼所获得的议会席位几乎达到了翻番的水平。他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因为承诺排除传统政党和弥赛亚极右翼势力,而只加入由利库德和蓝白党组成的大民族团结政府。蓝白党最终支持了利博曼的提议,但却存在一个关键的转折:那就是不会与遭到起诉的内塔尼亚胡共享权力。

因此现在政治斗争集中在此次选举的关键问题上:到底包不包括内塔尼亚胡?蓝白党会遵守诺言吗?利库德成员是否有勇气推翻他们的领袖(因为他的魔咒显然已经被打破,这或许是一个相对轻松的任务)?

以色列政客在规避自身所明确宣誓原则方面的聪明才智永远不应被低估。摆脱僵局的方法之一可能的确是利博曼的大联盟,但随着总理职务在甘茨和内塔尼亚胡之间轮转:前者可能领导新政府任期的头两年,而内塔尼亚胡则利用这段时间处理其法律问题。但这仅仅是今后几天可能浮出水面的许多创新方案之一。

显而易见,此次选举对以色列和平阵营,甚或对中左翼而言都不是什么胜利。无论出现何种政府都无法复苏几乎已陷入死亡的两国方案,而且极有可能对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发动大规模军事攻击——这一点经过两个规模最大的政党一致同意。他还可能就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旨在加强巴勒斯坦经济的“世纪交易”与美国接触——该计划预计将遭到巴勒斯坦民众的完全无视。

尽管如此,选举结果还是让人松了一口气,而且人们的确能够感受到某种清新之气。以色列选民成功阻止了国家滑向仇外的神权政体(人们希望这不仅仅是一种暂时的胜利)。此外,阻止内塔尼亚胡的帝国主义方式及其仇恨与煽动的分裂政治手段也是一种不小的成绩。

因此,以色列民族诗人内森·奥特曼可能会将这一结果形容为“穷人的快乐”,这同时也可以说是他最著名作品的标题。但随着以色列再次忙于政治谈判,地区紧张局势不断加剧,这样的欢欣鼓舞能够持续多久——以及内塔尼亚胡是否真的已经离开政治舞台仍有待观察确认。

https://prosyn.org/oN7H06I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