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培育阿拉伯的企业家精神

华盛顿——在整个中东和北非,技术中心正在出现。无论是在贝鲁特数字区还是开罗的GrEEk产业园,中东最聪明的头脑正在将创新理念转化为可以销售的产品。

两个月前,我访问贝鲁特数字区,以及之前参观GrEEK 产业园初创企业中心时,我可以明显感受到乐观情绪——而且这样的乐观情绪很有道理。在这个阿拉伯之春革命以来一直在努力寻找经济基础的地区,这些孵化器所提炼出来的创新理念实际决定着地区的未来。

无论哪里的初创企业均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提升竞争力、提高生产率和促进经济增长,而且有助于减少贫困和应对气候变化。而且当充满活力的新公司将创新产品和服务带到未经开发的市场,他们为私营部门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几个成功的创业企业已经在这么做,而且还不止于此。一个例子是Souq.com,亚马逊在今年3月并购了这家总部设在阿联酋的在线零售企业。Souq领导了地区电子商务革命,推动了跨境贸易并改善了消费者的选择权。

在埃及,Fawry开发了一套改变商业游戏规则的电子支付系统,将消费者和企业从使用现金当中解放出来。超过两千万埃及民众,其中也包括许多小企业主,现在已经开始使用这项服务,该系统现在每天能够处理150万次支付。

更多这样的私营企业家符合该地区的需求。不幸的是,目前不利的商业和监管环境正在扼杀创业企业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

尽管小企业为地区客户和经济带来价值,但首次创业的业主却往往需要依靠自身力量白手起家。比方说,多数新创立的中东和北非企业无法获得业务拓展或劳动力雇佣所需的贷款。该地区拥有2,300万家中小型企业(SMEs),约占私营部门的90%,但中小型企业在 银行贷款总额中仅占区区8%。而且迫切需要资金的企业家也鲜有其他选择;尽管该地区创业加速器和种子基金得到快速发展,但风险投资市场仍然无法满足需求。

就连资金充足的企业家也面临发展障碍,这种障碍往往是因为缺乏经验导致的。该地区鲜有为新企业家提供的正式教育,而且只有少数网络支持初创企业的工作。性别偏见也是一种限制因素;几乎所有中东和北非经济均未能充分授权女性职工和管理者。

但确保该地区更多创业企业能从好想法跃升至企业成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各国需要改革破产法。创业企业面临风险,但现行法规使得他们难以进行清算,从而阻止了潜在的债权人并导致债务成本增加。废除非欺诈性破产的坐牢规定是上述改革的重要部分,这项规定仍然对区域内小企业主构成严重的威胁

不仅如此,许多国家都有导致企业难以招聘和解雇员工的劳动法。官僚主义和成本昂贵的各类文件同样限制了员工流动。解决这两个难题可以帮助现金流有困难的创业企业把每一块钱花在刀刃上。

最后,各国应重新审视对国外企业主的限制,同时强化知识产权法,为企业家来之不易的创新提供保护。这样做能够促进该地区的投资流入。

企业家以远远超过在线销售和电子支付方案的方式推动经济发展。其中最重要的贡献是创造就业机会。该地区有近1/3的年轻人处于失业状态,那些有工作的人往往在阿拉伯世界最大的雇主公共部门工作。在埃及、伊拉克、约旦和突尼斯等海湾国家,政府就业难以持续地占到了正式就业60~80%的份额

我们需要重新评估现有状况,并采取改革措施,释放私营企业成长和雇用更多员工的潜能。全球发展金融机构,如世界银行集团——其中包括我所在机构国际金融公司(IFC)——可以为政府和私营部门搭建桥梁。

国际金融公司的核心战略是通过鼓励私人资本参与由国家主导的市场协助中低收入国家开拓新市场。5月,国际金融公司与世界经济论坛一道汇聚了阿拉伯世界最有希望的前一百家创业企业,目的是开始疏通遏制创业精神的瓶颈。随着时间的推移,恰恰是这样的企业能够为地区持续贡献经济增长,并为成百上千万人创造就业机会。

我在世界经济论坛上遇到的那些阿拉伯创新人士知道这样的未来完全可能。作为全球发展顾问,帮助他们实现这一目标是我们的工作。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