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破冰南海

马尼拉—三个月前,海牙常设仲裁庭裁决中国对西菲律宾海(亦称南海)资源的历史权利主张没有法律依据,因此菲律宾拥有该海域的专属权利。中国拒绝了这一裁决,曾经友好的两国关系也急转直下。现在,应该让这一关系重新转暖。

海牙裁决做出不久,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出人意料地任命年已88岁的我担任特使,派往中国,目的就是要修复两国关系。感谢香港银行界人士(包括我在Jibsen Capital的朋友Wai Sun Ng),我首先联络了中国驻菲律宾大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很幸运能与傅莹会晤,现在她是中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她不但对南海/西菲律宾海的有关问题了如指掌,也十分熟悉菲律宾的文化和政治。在第一次试探性会面中,我还与傅莹一样了解情况的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取得了联系。

我们的会面的氛围是友好的。就私人立场而论,傅莹和吴士存公开讨论了找到一个能确中菲之间保持久和平和加强合作的前进方向的必要性。

但是,我们的会面的主要结果是缓和紧张需要更多的旨在加强互信和信心的讨论,这也反映了领土问题对双方来说都是非常敏感的问题。假以时日,这些讨论必须解决范围甚广的一系列问题。

首先,中国和菲律宾应该就保护海洋的需要达成一致。为了避免紧张,西菲律宾海的捕捞作业应该谨慎管理。事实上,渔业合作应该被列入双边议程,并应该采取联合行动应对贩毒、走私和腐败。促进旅游业、鼓励贸易和投资、加强智库和学界在想干问题上的交流的双赢措施也应该加大力度。

我将这些重点写入了呈给杜特尔特的建议书中。我认为,菲律宾必须加快任命和确认驻华大使,从而继续进行试探性谈判并抓住机会构建信任、寻找共同点。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追求就渔业、热带水果、旅游和基础设施等相关问题形成一致,支持中国在菲律宾及其周边的海上丝绸之路计划。

但是,在此过程中,关键要铭记谈判不仅事关岛礁,也事关战争与和平。一年前,联合国大会经195个成员国批准,实施了一项决议,为避免可能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全球武装冲突制定了长期战略框架。在我们与中国行动方的会面中,我的团队和我认为该决议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它明确地提醒我们当前紧张局面的深远影响。

我们告诉我们的中国谈判对手,“海洋应该用于拯救和改善我们的生活,以及确保人类未来生存。它们不应该成为杀人和摧毁制度的场所。”幸运的是,中国人接受甚至重申了这一基本信念。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实践中,这一信念应该转化为一项承诺——避免一切暴力冲突。战争将严重危害菲律宾和中国的利益,中菲两国都拥有巨大的财富和军事实力,但需要和平以实现经济转型、为仍然生活在贫困中的数亿中国人带去更好的生活。也许更重要的是,考虑到美国在亚洲安全问题上的核心角色,任何与中国的纠纷都可能迅速升级。这一严峻的现实必须作为未来几周、几个月、几年中一切关于西菲律宾海讨论的前提。

当然,双边谈判有时可能会引起争议。但我们有充分的激励取得进展。事实上,地理上的接近让中国和菲律宾必须而不是可以寻求共同立场。重塑我们过去曾经有过的长期互利双边关系——能够支持地区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双边关系——必须成为双方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