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debt Getty Images

全球债务剖析

伦敦—5月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其最新全球债务数据库。历史上第一次,IMF统计专家编制了一个完整的、逐国的公共和私人债务测算集,构建了一个可追溯到二战结束的时间序列。这是一项令人印象深刻工作。

标题数据非常显著。全球债务占世界GDP之比创出历史新高,达到了225%,超过了此前的纪录、2009年的213%。因此,IMF指出,自2007—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并没有去杠杆化。在一些国家,债务的成分发生了变化,在危机后的衰退期间,公共债务取代了私人债务,但这一趋势目前已经基本停止。

这些巨额数字算得上警报吗?从总量看也许不算。目前,几乎所有国家经济增长都相当强健,金融市场对于债务可持续性一点都不焦虑。长期利率仍然非常低。但数字确实支持一个假说:所谓的增长的债务密集度有所提高。相较以前,我们好像需要更大的债务才能支持给定的经济增长率。

也许这部分是因为发达国家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性的加剧让购买力都流向了赚得比花得更多的群体。这一趋势最近得到了遏制,但其影响仍然伴随着我们。生产率增长也似乎有所下降,因此,给定的投资量只能产生比从前更少的产出。

IMF对政府的建议是未雨绸缪:在好光景时积累财政盈余,或至少降低赤字,从而为下一场衰退(肯定已经不远了)做好准备。目前,当前的上升趋势已经相当成熟。这让IMF的结论与减税的美国政府以及现在的意大利新政府意见相左。如果意大利雄心勃勃的最低收入和加大公共投资计划得到落实的话,他们很快就会陷入与IMF的艰苦谈判之中。过去几年一直在雅典工作的团队也许很快就要预定飞罗马的机票了。

但如果债务的增长主要来自私人部门,那么影响几何?这对于每个国家的金融稳定当局都是个问题。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自危机以来,各国引入了更加严格的新银行资本要求,还为监管者开发了一系列宏观审慎工具。其中心思想是监管者应该能够“顶风”制止过度信用扩张,提高银行必须持有的资本量,从而在信用量达到危险水平之前抑制信用供给。资本要求的提高可以是全面的,也可以专门针对按揭贷款,(比如)如果房价增长过快的话。其他措施包括最大贷款-市值比限制,或最低住房按揭首付。

各国建立了新机构来监督这些新宏观审慎工具的使用。以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为首的欧洲系统性风险委员会(ESRB)负责欧盟的宏观审慎工具,英格兰银行金融政策委员会(FPC)拥有英国国内的管辖权,尽管英格兰银行行长同时兼任ESRB副主席。(英国退欧后这一职位如何处置还不清楚。)在美国,负责协调的机构是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FSOC)。

但它们彼此之间存在重要不同。FPC也许是三者中权力最大的一个。它可以要求英国银行持有反周期资本缓冲,并多次威胁要这样做。曾经有一段时间,FPC认为不安全个人贷款增长得太快了。

ESRB无法分别采取行动,但它密切监控欧盟和EFTA成员国并发布定期报告。上个月的最新评估表明,增加缓冲在瑞典、挪威、冰岛、捷克和斯洛伐克大量存在,以应对这些国家具体的信用条件。随后,法国也加入了这个行列。让然,在欧元区,欧洲央行也是监管者,因此德拉吉可以以不同的头衔,用同一套人手分别采取行动(如果必要的话)。

美国的情况要复杂一些。FSOC是协调机构,而不是拥有自身权力的监管机构。它好比是一个碗,各种美国监管机构名字缩写组成的字母汤在其中时不时地搅动。它没有成员的监管权,不能要求它们持有反周期缓冲。它尝试将美国大保险商归类为全球系统性企业,但被法院驳回。美联储的一些官员不希望看到这一点,他们认识到,如果没有以财政部长为首的FSOC的支持,就会很难乃至无从深挖宏观审慎工具箱。

因此,我们必须寄希望于各种美国银行监管机构所实施的基于巴塞尔规则的资本要求已经足够。到目前为止,资本比例要求尚未被降低,尽管相关部门的特朗普提名人选提出了其他去监管化措施,并已在落实。宏观审慎政策也许在斯洛伐克如人们所愿那样起作用,但在最需要它们的地方——全世界最大的金融市场,却无计可施。

http://prosyn.org/X8Oor6l/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