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权终成一统

6月18日,联合国政府间人权委员会采取了一项重要措施,这项措施旨在消除免于恐惧和免于匮乏两者之间人为造成的分歧。从人权体系建立伊始,这样的分歧就一直作为一种无法摆脱的特点存在于人权体系当中。该委员会核准了《1966年国际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约的任择议定书》,从而建立起一项重要机制,使得通常情况下因贫困、歧视和忽略所导致的权力滥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在此之前,受害者们常常不得不在沉默和无助中忍受这样的痛苦。

现在,就等着联合国大会最终核准该《议定书》了。如果获得通过,这份议定书可以真正发挥重要作用,让那些因为生活在社会边缘而倍受痛苦,丧失了应有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无法获得足够营养、医疗、住房和教育的人们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早在60年前,《世界人权宣言》就意识到,要想过一种有尊严的生活,免于匮乏和免于恐惧都是不可或缺的前提。《宣言》明确指出,贫困和歧视排斥与资源和机会的分配不均等之间存在着直接的联系。《宣言》的制定者们深知,在社会和文化方面蒙受耻辱的人们无法充分参与公共生活,也同样无法影响政策,从而获得公正的待遇。

然而这一统一的视角却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个地缘政治板块在思想、国力和影响力方面的竞争逻辑而遭到破坏。人权也由于冷战时期的两极局面而遭到扭曲。计划经济国家认为,生存需要应该高于对自由的渴望,因此,在一个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综合体中获得基本的必需品应该在政策和实践中占据优先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