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无神的道德

宗教对道德而言是必要的吗?许多人认为,否定道德的神源是无法容忍、甚至是亵渎神灵的。要么某些神灵创造了我们的道德感,要么我们从有组织的宗教教诲那里得到了道德感。无论哪种方式,我们都需要宗教来约束天性的邪恶。正如Katherine Hepburn在电影“非洲皇后”中所说的那样,宗教让我们摆脱邪恶的自然天性,给了我们道德指南针。

但是,道德来自上帝的观点有重重问题。一个问题是,我们无法在不陷入同义反复的情况下同时说上帝是好的,而且上帝给了我们善恶感。因为这样,我们就是在说上帝符合上帝的标准。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第二个问题是,除了不可知论者和无神论者认同的道德准则之外,并不存在所有信神的人都认同的道德准则,而无论他们具体信仰。事实上,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行为做事的道德水准并不比宗教信仰者要低,即使他们的善举建立在不同原则的基础之上。不信仰者经常与任何人一样具有同样强烈和坚实的善恶感,而且还致力于废除奴隶制度并为其他减轻人类痛苦的事业贡献力量。

相反也是一样。宗教让人们犯下了大量可怕的罪行。它们包括上帝的旨意让摩西屠杀米甸人,不论男女老少以及失去贞操的女孩、十字军东征、宗教裁判所、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之间无以计数的冲突以及那些相信殉教会让他们升入天堂的人肉炸弹。

道德植根于宗教的第三个问题是,尽管世界主要宗教间的教义差异巨大,道德的某些成分看起来是普世的。在中国,与儒家学说等哲学观念相比,宗教要逊色一筹。实际上,这些成分也甚至延伸到像中国那样的文化之中。

可能是某个神圣的造物主在创世之时就把普世成份交给了我们。然而,另一个符合生物学和地质学事实的替代解释是,在数百万年中,我们已经演进了一种可以产生有关对错的直觉的道德能力。

认知科学研究第一次在道德哲学引发而来的理论观点基础之上使得解决有关道德起源和性质等古老的争论成为可能。

考虑以下三个情形。对于每个情形,在空白处填上“有义务”、“可以”或者“禁止”。

1. 一个失控的货车车厢就要撞到正在轨道上行走的五个人了。一个铁路工人站在道岔转换旁边。那个道岔转换可以把车厢转到岔道上,撞死一个人,但是可以让五个人活下来。扳道岔是______。

2. 有一个小孩就要在浅池塘里被淹死,你正好路过而且是唯一在场的人。如果你抱起孩子,她就会活下来,但是你的裤子就损坏了。抱起孩子是______。

3. 五个重症病人被急送到医院,每人都需要一个器官才能活命。没有时间从医院外面取器官,但是医院的等候室里有一个健康的人。如果医生拿了这个人的器官,这个人就死,但是五个重症病人就可以活下来。取健康人的器官是______。

如果你判断第一种情况是1,也就是可以;第二种情况是2,也就是有义务;第三种情况是3,也就是禁止,那么,你就和全球1500名在我们的道德感网络测试(http://moral.wjh.harvard.edu/)回答了这些难题的人一样。如果道德是上帝之音,无神论者应当同信教的人对这些问题作出不同的判断,而且他们的回答应当依赖于不同的理由。

例如,由于无神论者据称缺乏道德指南,他们应该完全受到纯粹的自私自利的引导而从那个就要淹死的女孩身边走过。但是,具有和不具有宗教背景的人之间并没有明显的统计上的差异,大约90%的人说把车厢换到岔道上是可以的,97%的人说救孩子是有义务的,而且97%的人说取健康人的器官是禁止的。

当被要求提供理由说有的情况是允许的而其他情况是禁止的,回答的人要么无言以对,要么无法解释相关的差异。重要的是,那些具有宗教背景的人也同无神论者一样无言以对或者前后不一。

如同头脑的其他能力,包括语言和数学一样,我们具有道德能力,可以指引我们对对错作出直觉判断。这些研究为这一观点提供了经验主义的支持。这些直觉反应都是我们的祖先作为社会哺乳动物生存数以百万年的结果,也是我们共同的继承遗产的一部分。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我们演变的直觉并不告诉我们有关道德难题的正确或是一贯的解答。对于我们的祖先是好的东西在今天未必是好的。道德状况不断变化,例如,动物权利、堕胎、安乐死以及国际援助已经跃入道德讨论范围。但是,对这些状况的洞察并非来自宗教,而是来自于对人性的认真思索以及我们所认为的良好的生活。

在这一方面,知晓普世的道德直觉以便我们可以对它们进行思考是十分重要的。而且,如果我们作出选择,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可以这样做而并不亵渎神灵,因为,我们的道德源泉是我们的本性,而非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