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用增长摆脱民粹主义?

坎布里奇—在经历了九个连年调低GDP预期的沮丧年头之后,全球宏观经济政策制定者难以置信地摇起了头:尽管在政治方面出现了一连串民粹主义风潮,但2017年全球增长实际上好于预期。

这不仅仅是美国例外论。尽管美国的增长十分强劲,但欧洲也比预期表现更好。甚至新兴市场也有好消息,它们仍在为美联储的升息做准备,但对于即将到来的调整,它们已经有了更好的底气。

全球再通胀背后的大故事很容易理解。系统性的深度金融危机导致了漫长的深度衰退。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我在十年前预测道(此后其他很多学者也使用我们的数据证实了我们的预测),在这样的环境中,为期6—8年的极低速增长丝毫不算反常。诚然,许多问题仍然存在,包括欧洲银行的疲软,中国地方政府的过度负债,以及美国金融监管的毫无必要的复杂程度。尽管如此,持续的稳固增长时期的种子已经种下。

但正在席卷发达经济体的民粹主义浪潮会吞没正在加速前行的复苏吗?复苏会扼杀自信满满地提出要用极具诱惑力的简单办法应对真的非常复杂的问题的领导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