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eneral view of the Crimean bridge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是时候进行全球金融变革了

发自纽约——2015年,联合国各成员国济济一堂,共同承诺要实现17项涵盖各个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具备全面性和通行性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为了实现消灭贫困,消除饥饿,应对气候变化,建设适应性基础设施,促进包容性和可持续经济增长的各个可持续发展目标,投资就变得不可或缺了。然而三年过去了,我们仍然未能付出足够的努力来借助金融体系的力量去实现这些目标。

联合国在与近60个部门及国际机构共同协作之下,于近期发布了一份评估报告,展现了世界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而进行融资、政策和法规变革的进展情况。报告指出虽然可持续投资发展势头良好,但除非我们将整个金融体系的视野转向长期投资,并将可持续发展视为核心关注点,否则这些目标将无法实现。如果缺乏长远眼光,某些特定风险,特别是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风险,将不会被纳入到私人投资决策的考虑之列。

全球资金流量虽大,但投资质量也很重要。当前短期投资模式导致资本市场和汇率不断上下波动,并极大增加了可持续投资的成本和风险,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而言。但如果我们能创建一定的激励机制来将资金流导向长期的基础设施项目,如桥梁,道路,供水和污水系统,我们就能对发展和稳定作出重大贡献。

而这些投资项目也必须进一步提升自身在环保和社会方面的可持续性。由于当下的投资(特别是能源系统方面的投资)将决定未来几十年内的发展道路,因此必须做更多的工作以确保现在和未来的投资不会破坏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同时性别平等也应当成为所有经济政策中的核心考虑因素。

实现融资转型绝非易事。当今的资本市场高度倾向于短期行为,飘忽不定的资本流以及一些发达国家市场持股期的缩短——从1960年代的平均8年下降到今天的8个月——都说明了这一点。尽管长期机构投资者持有约80万亿​​美元的资产,且其中一半左右是长期债权,但这里面近75%都是流动性工具,仅有3%是基础设施。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实体经济中也存在同样的倾向。2016年,标准普尔500强公司在其股息回购和股票回购上的花费了超过其收入规模的金额,以期在短期内刺激股价上升,而不是通过投资提高其长期价值。麦肯锡全球研究所2017年2月发布的一项调查发现,87%的企业高管和总监感受到“在两年或更短时间内实现强劲财务表现的压力”,而65%的人表示“过去五年间短期压力有所增加。”此外55%的受访者表示为确保达到资产负债表的季度目标,自己将不惜延迟那些能获取正面回报的项目投资。

将投资者从短期主义转向长期思维是实现我们所有经济,社会和环境目标的先决条件。但私营部门本身不会做出这种转变。为此政策制定者必须介入并发挥领导作用。如果缺乏政府制定的深思熟虑且严格执行的规则,市场就无法公平合理地运作。对国家来说,除了公共投资之外,这也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职能。

具体而言,实现全球金融的转型需要在审慎监管,资本要求,投资公司文化和高管薪酬等方面实施变革,这将需要设立一套更新更恰当的长期基准。会计实践的改革(尤其是非流动性投资方面)也相当必要,例如减少因按市值计价会计操作而导致的短期偏向性。机构投资者也必须对信托责任进行更广泛的解读,应关注长期并将所有会对回报产生重大影响的因素纳入考虑范围,无论这些因素是与金融,环境,社会还是治理相关。

距离这些实现目标的截至日期还有12年,这似乎意味着世界还有充足的时间向可持续发展目标迈进。但联合国过去那些目标导向性举措的经验表明在此过程中尽早采取果断行动是非常重要的。更糟糕的是,不断升级的地缘政治和贸易紧张局势正不断让我们走向倒退。这种分歧不应妨碍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建设可持续的未来。

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融资去建设未来。尽管各级国际公私金融机构已经开始改革,但整体金融体系尚未实施我们所需的那种转型。既然我们在目标上达成了一致;那么现在就必须果断出手,将这一切付诸现实。

http://prosyn.org/mOYSoAw/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