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照顾的性别政治

华盛顿——美国的男女平等革命仍在进行中。过去50年,妇女的角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近60%的美国妇女进入到劳动力市场。但男性的角色却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尽管坚持平等看待男女的尊严和价值,我们仍然认为男性传统上承担的养家糊口责任比女性传统上承担的照顾责任更为重要。由此产生的深刻的社会和经济不平衡同样阻碍着男女的进步。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解决的重点是要减少对女性的关注,转而提升照顾工作的价值,并扩大男性可能的角色选择。选举任命更多女性走上领导岗位固然重要。但对女性进步的关注偏向于跟踪有多少女性身居要职:包括总体就业比例、平均工资、有多少担任首席执行官、高管、终身教授、银行家、医生、合伙律师、议员、总统和部长。

相反,关注照顾责任才是解决极少数女性抵达上层而绝大多数则身处底层的双重问题的关键。美国女性仅占财富500强企业管理职位的不到15%, 却在最低工资岗位中占到62%。结果是每三名成年女性就有一名生活在贫困边缘,单身母亲的境况尤其糟糕。三分之二的单身母亲都在从事没有升职空间、低薪且没有弹性和福利的工作。

上述两种极端情况和身处其间所有女性的共同之处是她们在轻视和极少支持她们工作的体制下依然承担着照顾子女、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的主要责任。虽然富裕女性可以也确实付钱给贫困女性承担照顾工作,但也有很多人选择兼职或弹性工作以便履行子女的鼓励和教育职责。

但如果职业女性选择这条道路,她们的职业发展前景就会彻底遇阻。如果有着诱人职业前景的一位年轻女律师或银行家决定每天“提早”离开办公室、回家陪孩子共进晚餐、或者她决定从事兼职工作或抽时间成为全职“照顾者”,她很快就会被淘汰出对高层职位的竞争。如果她决定成为全职主妇,那段时间就会成为她简历上的一个污点,在重返就业市场时她必须对此进行隐瞒或徒劳地试图做出解释。

底层妇女面临更加严峻的现实。她可能是位单身母亲,注定要成为家庭唯一的经济支柱照顾者。美国半数的单身母亲年收入不到25,000美元。与其他高收入国家的单身家长相比,美国的单身家长贫困率最高、收入支持制度最薄弱。

没有哪个州提供廉价幼儿园、早教和弥补照顾时间不足的课外活动。只有少数几个州规定在孩子生病时任何员工都可以带薪休假。结果是要抚养孩子的母亲必须拼凑起不稳定也不可靠的几个照顾者,从而严重影响她脱贫和在工作上取得成功。

其他发达工业国家在提供完整基础设施协助家庭投资于下一代和照顾父母方面远远领先于美国。事实上,世界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都至少在规定带薪产假方面领先于美国。

但在国外观察家沾沾自喜之前,想想美国未完成革命的其他方案。重视照顾工作意味着要求男性像现在女性承担养家糊口责任一样同等程度地承担起照顾职责。

当然,任何夫妇都会根据具体情况和个性分配好养家糊口和照顾的工作。在真正平等的世界里,男人和女人都会以与同性夫妇同样的方式对待这样的劳动分配。当然,如果是两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希望找到为家庭提供收入的方式并把上述收入转化为抚养子女所需的食物、服装、住房、培养、教育、训练和精神支持,他们将无法依赖外部社会强加的默认角色。他们会转向不同的标准:谁的收入更多?谁更雄心勃勃?谁的工作更灵活?谁的公司或老板更支持工作和家庭义务的调和?

美国开始转变对��性承担照顾责任的态度。仅有三分之一的千禧世纪男性相信传统的性别角色。美国最大的科技公司也开始为竞争人才提供侍产假。

北欧国家和德国已率先在欧洲设立侍产假,但许多欧洲男性(当然还有亚洲、非洲、印度和拉丁美洲的男性)摒弃对男/女劳动分工的传统态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允许妇女加入劳动力是一回事;但实现完全平等、创造鼓励男女互相支持、以出资和出力照顾为家庭平等做出贡献的文化、经济和社会环境则完全是另一回事。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这是完成妇女平等的未竟事业所必须完成的任务。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