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用正确的饮食促进性别平等

哥本哈根—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确保妇女和女孩平等性的斗争在教室、投票站和《财富》500强公司董事会中进行着。但想要根除性别不平等,就不能忽视其主要原因和后果之一:营养。

目前,全世界高达16亿人罹患贫血,这种病症与缺铁关系很大,它是全球营养危机的症状之一,并且大部分出现在妇女身上。事实上,妇女贫血率是男性的两倍——全球近三分之一的妇女和女孩患有贫血。贫血也是占了孕产妇死亡原因的整整五分之一。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2012年,世界卫生大会提出了到2025年将贫血率降低一半的目标。但是,以当前的进展速度,这一目标要到2124年才能实现。尽管我们历尽艰辛为妇女赢得了不少权益,但对于这个她们——以及她们的孩子的健康和发育的关键问题,我们仍然比计划落后了一百年。

但也有希望。如果我们从现在开始投资于改善营养,就能为世界各地的女孩和妇女确保未来一百年甚至更长时间前景更加光明���

我们不能再将性别歧视和营养不良分别对待。这两个问题密不可分;它们互相强化,影响着所有年龄阶段的妇女。营养不良——所有形式的营养不良——既是男女权力重大失衡的原因,也是它的结果。

性别不平等从子宫里就开始了。每年都有1,600万少女生产,大部分是中低收入国家的少女。如果一位母亲生活在发育不良率较高的地区,并且十多岁就生孩子,那么她的孩子就更有可能营养不良——从而也更容易罹患疾病和很难逆转的认知发育不良,从而影响到他们受益于教育、实现全部潜力的能力。

这些孩子通常将来收入也较低,这意味着他们更有可能生活在贫困中,遭遇营养不良,从而在长大后面临更高的罹患糖尿病和高血压等慢性疾病的风险。此外,由于大部分国家对妇女存在社会和经济偏见,这些生命早期的环境将进一步加剧女孩所处的劣势。然后,这一循环周而复始;能力低下和营养不良的妇女生育发育不良的孩子,不平等循环永久持续。

要改善女孩和妇女的营养状况,我们需要加大可靠营养干预的规模,确保其他发展计划将营养问题考虑在内。比如,推广早期和立即母乳喂养至关重要,母乳喂养是应对对发育不良和肥胖的非常有力的工具。

发展政策和计划还必须考虑性别失衡问题。比如,改善妇女对收入转移支付的控制的社会保障计划能给妇女和她们的家庭带来更好的营养状况。

在许多国家,妇女是家中最后一个吃的人,这降低了她们获得正确营养的机会。孕产妇和哺乳供应也很薄弱,导致妇女难以哺育她们的孩子。改变行为的计划、沟通和角色模式塑造都有助于削弱有害的营养和性别社会规范的控制。

实现这一点需要整治行动蓝图。6月14日,2016年《全球营养报告》(Global Nutrition Report)将进行全球发布。该报告旨在评估进展,改善全球承诺实现情况的可问责性,并为政府和重要相关利益方提供关于到2030年消灭一切形式的营养不良的行动建议。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对话必须从现在开始。本周,十年来最大的一次女孩和妇女支持者大会——2016年妇女分娩会议(Women Deliver 2016 Conference)正在哥本哈根举行。来自150个国家的5,000多名全球领导人、决策者和支持者与会讨论如何打破损害妇女健康的贫困和性别不平等的循环以及其他问题。必须以足够强的声音要求打破营养和性别不平等之间的联系,这样才能在全世界引起回响。

我们必须消除让性别不平等永久化的一切因素。而起点便是为所有人提供更好的营养。未来一个世纪的进步取决于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