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erglof23_Rawf8 Getty Images_eurocoinslightbulb Rawf8/Getty Images

欧洲迫切需要属于自己的开发银行

伦敦—为了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相关机构以及美国近新成立的发展机构展开合作,欧洲目前所需要的恰恰是一个完善灵活的开发银行。但当然,这其中也存在着挑战。为了成立开发银行,不久前,欧盟任命了一个“智囊小组(Wise Persons Group; WPG)”用于审查欧盟发展金融方面的构架。该小组(笔者本人也是小组成员之一)已经策划出了三种符合欧盟当前境况的方案。此外,也有可能会有第四种方案的出现,这种方案会结合目前所有发展金融机构的优良特点。

欧盟之所以需要这么一个开发银行,其目的是为巩固欧盟应对重大国际及地区挑战的能力;就目前来说,尤其应对欧盟在非洲地区所面对的风险与挑战。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欧洲迫切需要维护其经济主权,同时又不能放弃多边联盟的维系。而此时,发展金融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部分,虽然欧洲目前确实已经占据了将近全球发展金融总和的三分之二,但如果欧盟的各方努力能够进一步协调,那么其影响力必将再次大幅度上涨。

欧洲目前共有两家发展金融机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和欧洲投资银行(EIB),各具所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是一家中规中矩的开发银行,机构所开办的项目业务种类繁多,与多国政府有着密切的政策交流,在欧洲当地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欧洲投资银行主要面向的是欧洲,它更是一个政策接受者,且大多雇员都以卢森堡为据点。但在发展需求尤为急切的区域,两家银行都较为乏力:比如一些实力较脆弱的国家,尤其是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

简言之,欧洲的发展金融体系需要一次大的改革。无论是维持现状,还是基于现状采用智囊小组提出的短期策略进行改善,都无法帮助欧洲建立和培养起作为一个全球参与者的长期公信力与优秀能力。

智囊小组所提出的方案之一,是以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和欧盟委员会作为股东方建立一个全新的银行。但这需要大量的投资,包括财政资本和专业人士。这也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若考虑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这一点尤为关键。综上所述,欧盟财长已经驳回了这一设想。

而其余两种可能方案是通过(基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或欧洲投资银行来建立这个新的发展银行,而显然智囊小组更偏向于前者。不巧的是,自英国脱欧以后,欧盟方面仅掌握了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略高于50%的选票,且面向需要重大决策时50%往往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即使是欧洲想要投入更多的资金,也不能保证非欧盟的投票人会同意降低自己的投票份额。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另一边,如果是采用欧洲投资银行,则银行的非欧盟资产(大约占总资产的10%)将全部用于投资这个新建立的子公司(新的开发银行),该子公司将由欧洲实体全权掌管,包括欧盟委员会以及欧洲地区的国家发展机构(包括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和法国开发署(AFD))。而关于这个方案,最大的挑战,或可以说是决定性的挑战,是将欧洲投资银行或其子银行转变成发展机构,尽管欧洲投资银行没有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那样具有包容性的股东基础,和深厚的地区影响力。

好在还有第四种方案,将欧洲发展金融体系的各个不同部分整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有趣且也许可以说是一种具有政治可行性的方式——因为涵盖的国家发展机构范围更大了。

此处所提到的国家发展机构,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属于重要领域(如医疗教育)。此外,它们的业务范围大抵都是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或欧洲投资银行鲜有涉猎的。因此,或许可以将此类实体整合到一个开放的欧洲发展金融体系之中,从而让地区、国际、以及全球机构都基于一个良好的欧洲发展政策来执行欧盟协助项目。

该方案还将规定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与欧洲投资银行之间的业务分割。两家银行在许多国家与区域内均存在竞争关系,以及它们目前的扩张计划更是会将两家业务的重叠部分继续扩大。其实,欧洲投资银行可以仅专注于欧盟国家,其余地区的资产可以转化给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作为交换,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将欧盟国家的资产让给欧洲投资银行,而把注意力放在欧洲邻边国家和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当然了,这样的交换并非易事。不过双方确实在2013年有为这样的合作做准备。

该提案的第三个核心部分在于改名,将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改名为欧洲可持续开发银行,直接与世界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这样的机构进行合作。

此外,“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需要更多的资金才能够提升自我的放贷能力。况且,仅仅只有欧盟股东才有可能进行投资,那么这些可能会投资的股东在银行里的投票份额也应当有所提高。即使是对于非欧盟股东,如英国和美国,以及特别是受贷国家,也仍需要排出代表,从而满足其“多边”性质。而“欧洲投资银行”则应逐渐转型成为“欧洲气候银行”,作为一个后勤支持方来帮助扶持国家发展金融机构。

如今正是对欧洲发展金融进行改革的大好时机,部分原因是因为欧盟正筹备下个七年预算案,更重要的是“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作为一家追踪记录良好且具有优异放贷能力的机构,在之后的几个月将面临重要的战略选择。

随着英国退欧一步步逼近,“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非欧盟股东们很快将做出一个艰难的抉择,或降低自己的股份,或见证一个全新的欧洲机构的建立。而且在这个机构之中,无论是他们还是“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受贷国家,都不得持有股份。而且,一旦没有了来自欧盟的财政支持,“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会失去很多目前运营的地区和国家,而最终可能走向倒闭。

为了不让“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陷入困境且走向失败,欧盟及其国际伙伴应将它作为欧洲发展金融的核心。此时,不确定性愈发严重,国际威胁日益增长,再加上多边政策本身就面临的严峻挑战,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稳健的发展金融机构。

https://prosyn.org/jZvyvQFzh;
  1. op_dervis1_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_PutinXiJinpingshakehands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Cronies Everywhere

    Kemal Derviş

    Three recent books demonstrate that there are as many differences between crony-capitalist systems as there are similarities. And while deep-seated corruption is usually associated with autocracies like modern-day Russia, democracies have no reason to assume that they are immune.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