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off207_Nuthawut Somsuk_getty images_dollar renminbi Nuthawut Somsuk/Getty Images

美元的脆弱霸权

发自剑桥—强大的美元依然在全球市场上占据着统治地位,但它的主导能力或许比看起来要脆弱得多,因为意料之内的中国汇率制度变化可能会触发一场国际货币秩序的重大转变。

出于多种原因,中国当局可能会在某一天停止将人民币与一篮子货币挂钩并转向允许汇率更加自由浮动(尤其是兑美元汇率)的现代通胀目标制。一旦出现这种状况,亚洲大部分地区很可能都会追随中国。到那时候目前作为全球约2/3GDP锚定货币的美元可能会失去近一半权重。

鉴于美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美元的特殊地位——或者法国前财政部长瓦莱里·吉斯卡·德斯塔因(Valéry Giscard d'Estaing)所谓的美国“过高特权”——来为自身大规模公共和私人借贷融资,这种转变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同时由于美国一直在积极利用赤字融资来对抗新冠病毒的经济破坏,因此其债务可持续性也可能遭到质疑。

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着呼吁提升人民币灵活性的论点,该论点指出即便中国的资本管制政策提供了一定程度的隔离,但这个庞然大物也不能放任自身经济随着美联储的指挥棒起舞。2014年中国的GDP总量(按国际价格衡量)已经超过了美国且其增速仍远高于美欧,使得更高的汇率灵活性变得愈发有说服力。

而另一个新进提出的论点则认为美元的中央地位致使美国政府获取了过多全球交易信息——这也是欧洲主要担心的问题。原则上全球任何地方都可以进行美元交易清算,但美国的银行和清算所在这方面明显具备天然优势,因为它们可以得到美联储的隐性(或明确)支持,而后者可以在危机中无限发钞。相比之下美国以外的各美元清算所都难以摆脱信任危机的困扰——即使是欧元区也无法幸免

此外,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压制中国贸易主导地位的政策在短期内也不会废除,因为这是少数几个得到民主共和两党普遍赞同的事务之一,而且贸易的去全球化无疑会损害美元。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_discount_spring2021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5 a month.

Subscribe Now

与此同时,中国政策制定者在试图摆脱当前的人民币汇率挂钩制度方面也面临着诸多阻碍。但是遵照自身独特的行事风格,他们也一点点地在许多方面打下了基础。中国一直在逐步放开外国机构投资者购买人民币债券,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在2016年将人民币添加到了决定特别提款权(该机构的全球储备资产)价值的主要货币篮子中。

此外,中国人民银行在开发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方面也大幅超前于其他主要央行。虽然当前仅限国内使用,但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最终将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应用,特别是在那些倾向于加入中国终将建立的货币集团的国家。正如当前体系为美国提供了大量类似信息一样,这也会为中国政府提供一个了解数字人民币用户交易信息的窗口。

那么其他亚洲国家真的会追随中国吗?美国必定会想方设法使尽可能多的经济体继续围绕美元运转,但这将会是一场逆势之战。正如美国在19世纪末超越英国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那样,中国很早就以同样的方式超过了美国。

日本和印度很可能会走自己的路,但如果中国能赋予人民币更多的灵活性,这两国至少会在本国外汇储备中给予人民币与美元相当的权重。

亚洲当前与美元的紧密联系与1960和1970年代初的欧洲局势之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而那个时代最终以高通胀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固定汇率制度的崩溃而告终。那时欧洲大多数国家都认识到欧洲内部贸易比对美贸易更重要,这催生了德国马克集团,进而在几十年后演变成了欧元这个单一货币。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民币将在一夜之间成为全球主导货币。从一种主导货币向另一主导货币的过渡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比如在一战和二战间隙的二十年中,作为新入局者的美元在各国央行储备中的权重与英镑大致相同,而后者在1800年代初拿破仑战争后的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占据着全球统治地位。

那么三种世界货币——欧元,人民币和美元——共享全球舞台又如何?这不存在什么问题,只不过市场和政策制定者们似乎都未能为这一过渡作好准备。美国政府的借款利率几乎必然会受到影响,尽管真正的重大影响可能会落在企业借款人(特别是中小企业)身上。

当前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和许多经济学家似乎都坚信全球对美元债务的胃口几乎是无法填满的,但中国汇率安排的现代化可能成为挥向美元地位的一记重拳。

https://prosyn.org/FVzPtd1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