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地缘政治坟场上的哨声

纽约—随着马克龙在法国总统竞选中击败右翼民粹主义者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欧盟和欧元躲过了一颗子弹。但地缘政治风险仍在扩散。西方的反全球化民粹主义逆袭不会因为马克龙的胜利而戛然而止,仍然可能导致保护主义、贸易战和激烈的移民限制。如果分裂的力量保持势头,英国的脱欧可能最终导致欧盟解体——不管有没有马克龙。

与此同时,俄罗斯继续在波罗的海、巴尔干地区、乌克兰和叙利亚横行霸道。中东仍然充斥着几乎失败的国家,如伊拉克、利比亚和黎巴嫩。而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的逊尼派-什叶派代理战争也没有结束迹象。

在亚洲,美国或朝鲜的边缘政策可能演化为朝鲜半岛的军事冲突。中国则继续与其域内邻国存在领土纠纷——其中一些有升级之势。

尽管存在这些地缘政治风险,全球金融市场却涨出了新高度。因此,值得一问投资者是否低估了这些冲突中的一个或多个引发严重危机的可能,以及如果真的发生严重危机的话,他们会遭到怎样的冲击。

对于为何市场忽视地缘政治风险,有很多解释。首先,虽然中东大部战火不断,但并未发生石油供给冲击或禁运,美国的页岩气革命也增加了低成本能源的供给。在前几次中东冲突中——比如1973年赎罪日战争、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等——石油供给冲击导致了全球滞涨和股市剧烈调整。

第二个解释是,投资者从此前的冲击中判断——如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决策者会用强力货币和财政政策宽松来支撑经济和金融市场,从而拯救世界。这些政策让冲击后的市场调整成为买入机会,因为资产价格的下跌在几天到几周之内就能收复。

第三,真正经历本地化急产石长冲即的国家——如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入侵��乌克兰后的俄罗斯和乌克兰——没有大到在经济上能够影响美国和全球金融市场的程度。类似地,即使英国追求“硬脱欧”,它也只占全球GDP的区区2%。

第四个解释是到目前为止,世界还没有受到与眼下的地缘政治战火有关的尾部风险的影响。大国之间没有发生任何直接军事冲突,欧盟和欧元区也没有解体。美国总统特朗普更加激进和民粹主义的政策已经得到部分遏制。中国经济也没有遭遇可能引起社会政治动荡的硬着陆。

此外,市场难以定价这些“黑天鹅”事件,即不太可能出现、一旦出现便代价高昂的“未知的未知”。比如,市场不可能预见到会发生9/11。而即使投资者认为会发生又一场重大恐怖袭击,也不可能知道是什么时候。

美国和朝鲜的冲突也可能演化为黑天鹅事件,但有一种可能,市场心安理得地忽视了它。一个原因是,尽管特朗普气势汹汹,其实美国并没有多少现实的军事选项:如果美国发动打击,朝鲜可以用常规武器夷平首尔及其周边,而那里居住着将近一半的韩国人口。投资者可能认为,即使发生有限的军事交火,也不会升级成全面战争,而政策的放松可以减轻经济和金融市场受到的打击。这一情形就像是9/11,最初的市场调整最终只是一个买入机会。

但也有其他可能情形,其中一些会变成黑天鹅。考虑到与直接军事行动相关的风险,据说美国现在正在使用网络武器消除朝鲜对美国本土的核威胁。这可以解释为何最近几个月来朝鲜导弹试射频频失败。但朝鲜面对军事斩首会作何反应?

一个答案是它可能发动自己的网络打击。朝鲜的网络战能力被认为仅仅略次于俄罗斯和中国,而在2014年的入侵索尼影业事件中,世界就领教过朝鲜网络战的实力。大型朝鲜网络攻击可能令美国重要基础设施部分瘫痪甚至毁灭,导致巨大的经济和金融损失。即使美国能够破坏朝鲜的整体工业体系和基础设施,这一风险仍然存在。

或者,朝鲜面对导弹计划和政权的破产,可能会转向低科技手段,派遣舰只携带脏弹进入洛杉矶或纽约港口。这类攻击将非常难以监控或组织。

因此,尽管投资者看淡美国和朝鲜间爆发常规军事冲突的风险也许是正确的,他们仍有可能低估了真正的黑天鹅事件的威胁,比如两国间爆发破坏性网络战或针对美国的脏弹袭击。

朝鲜半岛事态升级是“回调买入”的机会,还是标志着市场大崩盘的开始?众所周知,市场可以定价与可以进行统计估计和测度的正态分布事件有关的“风险”。但市场难以处理“奈特式不确定性”,即无法用概率计算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