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 Federal Reserve Chair Janet Yellen Mark Wilson/Getty Images

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勇气

发自纽黑文——让我们为中央银行欢呼致意!这句话出自我这么一个常年批评世界货币当局的人之口可能有点奇怪。但我对美联储终于履行了其政策利率和资产负债表正常化的迟到承诺是表示赞赏的,对英国央行的类似行为以及欧洲央行朝着这个方向的不情愿转向也持同样态度。然而风险在于,这些举动可能太微小,也太迟了。

中央银行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具体来说就是零利率和大量资产购买——在2008~09年金融危机的谷底时出台实施。这本质上是个紧急行动,由于传统的政策工具已经全部耗尽,当局必须非常拿出极具创新的方案去应对金融市场的崩溃以及可能随之而来的实体经济垮塌。当时中央银行似乎别无选择,只能选择被称之为“量化宽松”的大量流动性注入方案。

这个策略确实阻止了市场的自由下跌。但它在促进实质性经济复苏方面作用不大。七国集团经济体(美国,日本,加拿大,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合称G7)在2010~17年后危机时期的集体年均增长率仅为1.8%,远低于1980年代和1990年代两次复苏期间可供对比的八年间隙期平均3.2%的比率。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6Yc55IB/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