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sha Breen/REDA&CO/UIG via Getty Images

菜单的演化

爱丁堡—不管某些食谱怎么说,大自然对于智人的饮食计划,是相当仁慈的。其他类人猿,比如大猩猩和红毛猩猩,都是素食者(尽管一些黑猩猩会吃猴子),但演化让人类“杂食化”,并让我们自己决定大部分饮食决策。那么,演化是什么时候让人可以吃肉的呢?两条线索——物种家族树和化石记录——可以让我们管中窥豹。

人类家族树的分叉朝它的根部汇拢,指向这些分叉的共同祖先。人类和猩猩的共同祖先生活在五百万年前,尽管我们不确定这个祖先是什么,但想必主要甚至只吃素食。如果说五百万年前的人类元祖第一次有了选择包括肉类在内的食谱的机会,那么最后一次这样的机会发生在什么时候?

这个问题的一个答案可以从“露西”的骨架残骸上寻找线索。露西是人类的类人猿祖先化石,发现于1974年。她属于南方古猿阿法种,这种古猿生活在300—400万年前的东非,被认为是我们所属的智人的直接祖先。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pe3KF3Z/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