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欧洲的联邦主义威胁

发自斯德哥尔摩——这个世界是在英国“脱欧”公投之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而只有再等几十年,我们才能真正认识到英国选民脱欧决定的全面影响。

但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就是虽然英国选民单方面作出了自己的决定,但保持与英国的紧密联系依然符合欧盟的最佳利益。如果放任这一进程被可能掩盖或损害共同利益的细小权力博弈所左右,就必将影响到大局,正如欧洲政治中经常出现的那样。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在经济上,欧盟的增长无疑将从一个开放的对英贸易关系中受益。包括金融服务在内的自由贸易协议将最大限度地减少脱欧对各方的伤害,因为欧洲企业仍然得依赖伦敦作为该地区唯一的全球金融中心。即使银行服务在欧元区其他地区迁移,沃尔沃,西门子和道达尔这样的企业如果还想与丰田,通用电气,埃克森公司竞争的话,就没法绕开伦敦。

在政治上,欧盟和英国都将从紧密合作中受益,因为任何一方都无法摆脱困扰本地区的众多问题。这些措施包括俄罗斯及其总统普京日益增加的侵略行径;ISIS兴起和本土恐怖主义威胁;以及从中东和北非涌入欧洲的难民。此外,脱欧公投不会改变北约的战略重要性,维持合作非常必要,而且欧盟需要英国的程度并不亚于英国需要欧盟。

那么欧盟究竟该如何行动呢?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劳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呼吁建立更强化的联邦制——将更多的权力委托给欧盟管理机构。虽然我和容克私交不错,但我坚决不同意他这个想法。向更深层次的一体化和中央控制体制推进将是一个危险的路径,因为这会增加其他成员国选择脱离欧盟的风险。而在这一危机之外,还有其他原因要求不我们不要走上联邦制的道路。


联邦主义者所提出的主要经济依据是欧元区需要一个共同的财政政策来协调税收等政策决策。但这是错误的,原因有二:

首先,欧盟的根本经济问题是结构性的。只要欧洲人一天没有看到自身生活水平的改善,他们就将继续倾向于民粹主义,而这生活水平改善只能靠更高生产率增长来实现。一个单一财政政策无法解决该问题——并且可能使问题变得更糟。相反欧洲需要的是一个改革战略以提高竞争力并减少竞争壁垒。

欧盟政策制定者尤其应当实施令劳动力市场更加灵活的政策。这将包括降低边际税率,确定更严格的福利分配标准,为找工作设立更严格的要求,投入更多资源进行技能培训,同时减少限制性的就业保护法规。


第二个原因是政治上的。说白了,统一财政政策所需的加税和削减开支举措是不存在政治基础的。人们会指责布鲁塞尔浪费纳税人的金钱,而任何在无视民意的情况下强加给欧盟成员国的财政一体化只会适得其反,助长了令英国脱欧最终实现的民粹主义浪潮。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如今欧盟的支持者必须面对这样的事实:一个不断紧密联合的联盟并非欧洲人民的意志,即使是那些绝不会选择离开的成员国中也是如此。如果欧洲委员会非得要在这个方向上描绘后脱欧时期的图景,其结果必将大相径庭。事实上,联邦制可能是对欧盟未来的最大一个威胁。

谁想要欧盟的存续下去的人应当抵制夺取更多控制权的诱惑。我们不需要一个在缺乏民意支持的新超级政治体制强压之下构筑的欧洲一体化,而是一个符合欧洲本身意愿的一体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