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leonard53_Michael Kappel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_borisjohnsonmerkelmacron Michael Kappel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传染时代的领导作用

柏林—在谷歌上搜索“欧洲”和“危机”,可以搜到7.84亿个结果。这两个词经常一起出现,以至于可能被当做复合名词使用。每次爆发欧洲危机,评论员们都在就欧洲计划能否继续存在而争论不休。

表面上看,许多欧洲危机似乎是相似的。欧洲政府经历了悲伤的不同阶段——从否认和愤怒到重建和接受——而且最终归咎于常见的嫌疑因素。对北欧人而言,南欧人一直是问题所在;而对南欧人而言,德国一直是那个坏蛋,而中国则是潜在的救世主。

但当然,带领欧洲度过2008年金融危机和现在正在与2019年新冠病毒做斗争的两代领导人是有根本差异的。当前任英国首相戈登·布朗这个月开始新一轮媒体巡回访谈,分享他执政期间的经验教训时,这一点就变得显而易见了。

由于他对2008年危机做出了积极的反应,其中包括组织2009年4月召开的20国集团峰会,当时的全球领袖在那次峰会上达成了协调一致的经济对策,有些评论人士提出,布朗以一己之力救全球金融体系于水火。现在,布朗在问,为什么今天的领导人没有组织起一场类似的峰会,以提早应对这场流行病的经济后果。

今天的领导人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布朗、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法国总统尼古拉斯·萨科齐已经让位给鲍里斯·约翰逊、唐纳德·特朗普和伊曼纽尔·马克龙 (可能还要加上丹麦总理梅特·弗雷德里克森、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蒂和澳大利亚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兹)。

这些领导人的政治本能是由2008年后逐渐兴起的对现有体制和全球化的广泛抵制所塑造的。今天的领导人显然不是像前任那样的大西洋主义者。成年初期,他们亲眼目睹了美国在伊拉克发动灾难性战争,并目睹从美国发端的金融危机继续对整个世界造成破坏性影响。与前任不同,他们眼中的美国——或至少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更多的是问题的制造者而不是解决者。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欧洲目前的领导者在经济政策取向方面也不那么奉行新自由主义了。在后2008年期间,即便那些要求大规模刺激措施的社会民主党人也变得相对保守,并或多或少地拥护紧缩政策。在经历了那些年的勒紧裤腰带后,新一代更信奉干涉主义,而且这种倾向不止在经济领域存在着。在2008年危机期间,最大的恐惧——引述罗斯福的话讲——是恐惧本身,因此政府需要竭尽全力投射正常。而今天的政府则需要推动和利用恐惧来遏制致命的病毒。

目前的领导群体也不像他们的前任对全球治理是充满信心的。恰恰相反,他们面对2019年新冠病毒的第一反应不是组织全球峰会,而是封闭边境和实施供应链重新国有化。这样的举措可能反映了2015年难民危机的体验,当时的多边治理似乎已经彻底失败了。

这让我们想起了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她是将两个时代联系在一起的唯一一位领袖。尽管一代代政治领袖来来去去,但默克尔却留下来了。从2005年来即就任现职,她毫无困难地在每次危机面前接受了流行的看法。

她在合作应对2008年危机期间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并代言了2015年欧盟的欢迎文化(Willkommenskultur)。当时约有100万难民被欧盟所接纳。但现在她却关闭了德国的边界。2008年后,她加入新自由主义群体推行紧缩政策;但她现在又同意放弃德国的“黑零”(反赤字)预算政策,并宣布其政府将竭尽全力挽救德国经济。她历经多次危机,成功将欧盟团结在一起的现实最有可能成为其核心政治遗产。但很多人批评她,在最近一次全国讲话中根本没有提到欧洲——这也是自就任以来她首次这样做。

鉴于上述趋势,有人提出尽管金融危机领导人设法将欧盟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正轨,但新冠一代更有可能彻底摧毁它。他们是不是对的?

对大流行的初步反应预示情况不佳。欧洲各国政府间一直存在分歧,其民众日益质疑相互依存的理念,尤其是反对依赖直属社区以外的陌生人。再说一次,所有欧洲危机都为世界大家庭的相互依赖蒙上了阴影。每当危机发生,欧洲怀疑论者都批评欧洲计划夺走了国家控制权,无论涉及边境安全还是资金流。2019年新冠病毒时刻已经不是欧洲人第一次害怕深度融合所带来的后果。今后几个月,将上演一场争夺战,争论究竟合作还是孤立才能拯救地球。

因此,让相互依存重新感觉安全是现任领导人的任务。但奇怪的是——鉴于他们缺少欧洲宗教——这些领袖可能通过展示欧洲国家保护民众的最佳途径,从而证明合作才是正确的选择。

在经济层面,欧洲央行似乎在某些最初的消息传递错误之后找到了正确的方法。欧洲央行致力于采取“一切必要举措”来稳定欧元区及其组成经济体。欧洲机构现在需要通过资助研究、采购防护设备和呼吸装置、共享信息、参与全球讨论、维护统一市场甚至发行“新冠债券”来补充各成员国所采取的应对方法。

如果欧盟领导人能够证明,欧盟不是对国家主权的威胁而是伙伴,那么新冠一代可能比2008年一代为欧洲的未来奠定更加稳固的基础。

https://prosyn.org/D4EinAR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

Set up Notification

To receive email updates regarding this {entity_type},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below.

If you are not already registered, this will create a PS account for you. You should receive an activation email shor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