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欧洲令人惊喜的技术成功

布鲁塞尔—欧洲常常被视为数字时代的落后地区,只能望不断拓展前沿的美国和亚洲之项背。但外表有时会骗人。事实上,据伦敦风险投资公司Atomico的一份新报告,如今欧洲初创企业正在领先人工智能领域、形成新的技术枢纽,并吸引着来自传统行业的投资。去年,投资于欧洲技术行业的资金达到了创纪录的136亿美元,而2011年只有28亿美元。

欧洲“技术”部门主要由消费者导向的电子商务企业——通常只是成功的美国公司的高仿“山寨”版——组成的日子一去不返了。如今,欧洲已成为真正的先锋技术的大本营,首屈一指的便是Atomico所谓的“深度技术”——类似于谷歌所开发的DeepMind人工智能。深度技术在2015年获得13亿欧元欧洲风险投资,完成82个投资轮次,而2011年只有2.89亿美元、55个投资伦次。

欧洲的新技术枢纽崛起于出人意料之处,与伦敦、柏林和斯德哥尔摩等早期热点相去甚远。Atomico列举了巴黎、慕尼黑、苏黎世和哥本哈根为未来几年的希望之星。Atomico指出,法国首都在风险资本融资交易数量和总规模方面已经开始挑战伦敦和柏林。

如今,欧洲传统行业已经开始有了技术意识。在欧洲市值最大的企业中,有三分之二直接投资于科技公司。而自2015年以来,这些公司中又有三分之一并购了科技公司。

外国企业也纷纷涌入,利用欧洲的技术人才。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都宣布将大举扩张它们的欧洲技术枢纽。去年共发生降至880亿美元以上的交易——2014年只有33亿美元——包括软银收购英国半导体设计企业ARM以及高通以470亿美元收购NXP半导体公司。

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的另一份研究指出,许多出口导向型欧盟小成员国——即比荷卢、巴尔干和北欧国家——在所谓的“电子密集程度”(覆盖IT基础设施、互联网接入以及企业、消费者和政府参与互联网相关活动的情况)排行榜上都大大高于美国。

这些“数字领先选手”的GDP有大约80%来自互联网,而欧洲五大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只有5%。据预计,在2015—2020年间,数字化在这些国家所创造的就业岗位要比它们所消灭的就业岗位多出160—230万个。

当然,欧洲的科技行业仍然存在弱点,一个明证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产生能与硅谷巨无霸抗衡的科技巨头。欧洲科技创业家在初创融资方面与他们的美国同侪一样容易,但美国企业所获得的后续阶段资本要比欧洲高出14倍。这一融资差距是可以消除的,只需要欧洲退休���金额外拿出0.6%的管理资本投入风险投资。

一个相关的弱点是欧洲缺少真正的单一数字市场。在美国和中国,科技创业家能够立刻进入巨大的市场。在欧洲,他们仍然需要面对28个不同的消费市场和监管机制。

诚然,欧盟委员会两年前就已承诺要建立一个单一数字市场,并估计这每年能给欧盟经济带来4,150亿欧元的提振。但开放政治经济网络(Open Political Economy Network)的李-牧山浩石(Hosuk Lee-Makiyama)和菲利普·勒格雷因(Philippe Legrain)最近对其成果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他们指出,欧洲的“单一数字市场”最近的情况是充斥着“一大堆过时的、社团主义的、不事生产的产业政策,它们偏袒生产者甚于消费者,偏袒大公司甚于小公司,偏袒传统老牌企业甚于数字初创企业,偏袒欧蒙企业甚于外国企业。”

欧盟想要的不是自由化,而是监管。比如,欧盟正致力于禁止公司拒绝在线销售(除非出于版权原因)或根据客户母国情况制定不同的价格。其他的危险动作——比如监管数据所有权、接入和使用——也呼之欲出。

尽管存在这些风险,但欧洲科技行业的总体趋势是积极的。新的风险偏好似乎正在席卷整个欧洲;Atomico的报告指出,85%以上的创始人认为开办自己的公司“在文化上可以接受”。此外欧洲还有很深的研究人才储备——全球最顶尖的十家计算机科学研究所中有五家位于欧盟——欧洲的创业繁荣看上去可以维持。

政治上也有理由保持乐观。欧洲的数字领先者正在开始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丹麦、爱尔兰和爱沙尼亚等16个欧盟小国已经组成了一个支持互联网的集团。它们联合在一起,敦促欧盟禁止数据本地化的要求。

眼下,美国正在追求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和倒退主义的政策,而欧洲正在崛起成为创新、前瞻的经济力量。如果——现在看上去相当可能——所谓的落后的欧洲最终在释放互联网的真正经济潜力方面成为领导者,这难道不令人感到讽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