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终止童婚

伦敦——

在旨在回顾“千年发展目标”进展的联合国峰会召开之前,人们把目光投向那些成就令人沮丧的领域。其中就包括没能改善那些最贫困国家的母亲健康状况。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人们正热烈讨论富国要增加资金投入的承诺,讨论是否发展中国家的政府们有效地利用这些资源。不幸的是,很少有人关注童婚以及童婚对成千上万女孩和妇女的健康所造成的伤害。

事实上,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童婚童婚影响了8个千年发展目标中的至少6个。发展中国家中1/7的女孩在15岁以前就结婚阻碍了全球希望降低儿童和母亲死亡率、抗击艾滋病、实现普遍小学教育的努力,而受害的大部分是女孩。童婚同样阻碍了人们要消除极度贫困以及推广性别平等的雄心壮志。

这些数据是十分严峻的。在贫穷国家,年龄不满18岁的母亲所生的孩子的夭折率比那些更为年长的母亲所生的孩子高出60%。15岁以下的女孩在怀孕期和产婴期死亡的概率比20~30岁的妇女高出15倍。由于缺乏知识,与更为年长的男性结婚以及没能商定安全的性行为同样让幼小的新娘更容易受到艾滋病毒感染。

此外,幼小的新娘辍学来集中精力处理家庭琐事以及抚养孩子的几率更高。但是甚至在幼小新娘结婚前,她们受到的教育歧视就早已存在。在那些女孩早婚的社会里,人们似乎认为没必要对她们的教育进行投入。

贫困是童婚的主要因素。在许多贫穷国家和社区里,嫁出女儿能让家庭少养一个人。对极度贫困的家庭来说,新娘价格或者嫁妆是急需的横财。

所有的这些对几代人造成了影响。年轻以及低教育的女孩所生的孩子普遍在学校表现要差些,而且成年后的收入也较低,这就延长了贫困周期。

童婚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生,但是这在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尤为普遍。童婚率在孟加拉国达到了65%,在印度达到了48%,尼日尔达到了76%,乍得是71%。在接下来的10年里,预计有1亿女孩在18岁以前结婚。

我们可能认为解决童婚问题在各国和全球的重要议程上,因为强有力的证据表明这对个人和社会造成巨大伤害。但是此问题的规模及严重性在各地的差异以及人们对此问题的关注令人震惊。

当然,我们理解人们不愿干涉这种传统意义上的家庭事务。我们明白,童婚在许多社会是根深蒂固的传统——通常由宗教领袖批准。想要改变是困难的。

有一些证据表明,由于妇女的草根运动及新的经济机会,童婚规模在世界的一些地方下降了。然而,从目前的进展来看,想要消除这个现象需要数百年。目前的挑战是要帮助社区加快这种变革。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以及我们“年长者组织”的同事们致力于让世界关注童婚所造成的伤害,支持终结童婚的努力。这就意味着我们要重新侧重与相互联系,辩论以及提供教育——尤其是在社区级别。

我们积极地在这问题上与宗教领导人进行更广泛的交涉。我们所知的宗教中,没有一个公开提倡童婚的。在许多社会,宗教领导人宽容以及允许童婚是由于习俗以及传统,而不是教义。但是我们不能允许任何人利用这种对信仰的扭曲或者长期的习俗作为接口来忽视女孩和妇女的权利,然后让他们的社区持续贫困。

在这些年里,我们明白这种类型的社会变革不能自上而下地实施。法律并没有效力。大多数国家已经通过国内法规或者成为国际条约签署国,禁止童婚行为。但是这并没能带来改变。例如,在赞比亚,法律的最低结婚年龄是21岁,然而42%的女孩在18岁的时候结婚,将近1/12的女孩在15岁结婚。同样矛盾的事情在许多国家十分明显。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需要政府官员更严格地执法,但是只有在社区认识到培养女孩的经济和社会价值超过婚姻价格时,这种变革才能最快地发生。这需要理性的辩论,足智多谋的领导层以及让女孩留在学校的财政援助。我们必须在社区级别,全国级别以及国际级别为那些致力于结束童婚的组织提供更大的支持。

最重要的是,现在是时候认识到,如果童婚不能得到直接和公开的解决,那么我们就无法改善最贫困人民的生活,以及那些最被边缘化的妇女和女孩的生活。只有我们全力终结童婚,这些人的生活才能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