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埃及和突尼斯不同的道路

坎布里奇——埃及和突尼斯政权更迭后五年过去了,两国仍然遭受着经济增长低迷、财政赤字沉重、失业率高企和公共债务上升的威胁。因为未能凭借自身力量实施改革,两国都不约而同求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该组织2013年与突尼斯达成协议,并刚刚批准了埃及价值120亿美元的贷款项目——这是该国1991年后首个贷款项目,也创下了中东国家有史以来贷款项目的最大金额。

从表面看,国家走向民主似乎与走向独裁在经济上经历了同样糟糕的表现,因为无论何种类型的政治动荡和不确定性都会自然而然地损害经济发展和投资。但突尼斯已经接受了政治包容性理念,而且或许很快就会回到经济健康增长的轨道,而埃及与世隔绝的封闭社会则导致国内经济陷入下降螺旋。

直到不久前,两国政府还表现得对经济改革惊人地缺乏兴趣。相反,他们以反映各自政治道路的方式应对生存问题和安全挑战。在突尼斯,伊斯兰安纳达党和代表世俗的突尼斯呼声党( Nidaa Tounes Party)之间的选举竞争已经创造环境就宗教在政治和社会中的作用进行了卓有成效的辩论;而在埃及,情况却恰恰相反,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总统的专制政府对穆斯林兄弟会进行了猛烈的镇压。

此外,两国政府都无法抵制增加公共支出。在埃及,截止2016年中各项补贴仍占到GDP总量的10%以上,表明该国再次回到旧有的专制主义制度,即民众用放弃政治参与来换取政府的经济支持。现在,为达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条件,埃及已经承诺减少补贴并实行增值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