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ctor dressed as Santa Claus pretends to retrieve a lost package Carsten Koall/Getty Images

偷走圣诞节的经济学家

雅典—厚着脸皮用经济思想间的冲突来欢迎新年,理念相左的阵营代表会如何看待圣诞礼物?若不嫌轻薄的话,我的答案能够揭露每种经济理论的傲慢和虚无。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新古典学派:他们认为个体秉持算计效用最大化算术,顽固地认为交易完全由效用驱动。新古典派经济学家对于圣诞节礼物这种从根本上毫无效率可言的交换方式是无法理解的。吉尔收到杰克用X美元买的礼物,但这个礼物给他带来的效用不如零售价Y美元(不多于X美元)的商品Y,吉尔被迫接受效用损失,或者作出一宗不划算、通常也不完美的交易:用杰克的礼物换取Y。无论如何,存在净损失。

从这个角度看,唯一有效率的礼物是现金红包。但圣诞节是交换礼物,而不是单向的给予的节日,杰克和吉尔交换红包意义何在呢?如果他们的红包的数额一样,那么交换礼物就毫无意义。如果数额不一样,那么收到数额较少的红包的人就会感到尴尬,给杰克和吉尔的关系造成不可修复的伤害。因此,新古典学派支持吝啬鬼假说:最好的礼物就是没有礼物。

凯恩斯学派:为了阻止衰退演变为萧条,必须通过增加投资扭转总需求颓势,而增加投资需要企业家相信消费的增加能够“吃掉”新投资所产生的增加的产出。新古典学派取消圣诞礼物交换,甚至只是节制圣诞大派送的做法,在衰退时期不啻一场灾难。

事实上,凯恩斯学派甚至会更进一步,认为政府有责任鼓励交换礼物(只要礼物是买来的,而不是自己动手做或家里现成的),甚至应该通过在节日期间降低销售税来补贴馈赠礼物。然而又为什么只在一个节假日期间这么做呢?在衰退时期,大可以建议来两三次圣诞假期(最好扩大到一整年)。

但凯恩斯学派也强调在经济繁荣期克制政府赤字以及总消费的重要性。在这方面,他们可能会建议,一旦增长恢复,应该在节假日期间征收特别礼品或销售税,甚至在GDP增长速度超过充分就业状态所对应的水平时取消圣诞节。

货币主义者:相信货币供给应该是政府唯一的经济政策工具,并且只能用来维持物价稳定(通过让货币供给与总产出水平相适应实现),央行应该在夏天结束后逐步提高名义利率,而在每年1月大幅削减名义利率。建议的名义利率变化幅度取决于央行的通胀目标和经济的基础真实利率,并且必须反映保持消费需求和大零售商存货水平的变化速度之间的平衡所需要的利率。(是的,就是这样:货币主义者是最迟钝的经济学家,他们不食人间烟火!)

理性预期:这些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反对凯恩斯学派和货币主义者。和凯恩斯学派不同,他们认为,在处于衰退时期的节日期间采取圣诞礼物支出的财政刺激不会鼓励礼物生产商提高产出。企业家不会被政府干预所愚弄,他们会预见到,当下的礼物需求增长从长期看会被猛然下降所抵消(随着政府补贴转变为加税以及好光景时观察到的圣诞节数量减少)。在产出和就业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政府补贴和圣诞过节意愿的增加只能产生更多的债务和更高的物价。

奥地利学派自由主义者:哈耶克(Friedrich von Hayek)和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的支持者对圣诞节有两大反对点。首先,家假日具有反自由性质:国家没有权利,也没有理由强迫企业家违背自己的意愿,在十四天的时间里关门四天(12月25、26日和1月1、2日)。其次,越来越长的圣诞节前消费旺季倾向于扩张信用,从而导致玩具和电子产品市场的秋季泡沫,泡沫将在1月破灭,给接下来的11个月带来潜在破坏后果。

经验主义者:经验主义者相信观察是战胜经济无知的唯一工具,他们认定,唯一站得住脚的理论主张,是那些得自模式识别的主张,在这些模式中,外生变量的变化永远先于内生变量,从而形成(比如通过格兰杰检验)经验上的因果关系。据此,经验主义者笃定地认为,圣诞节,以及爆发式的礼物交换,是此前货币供给增加以及——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需求减少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者:在利润只能来自工人所“贡献”(作为资本主义劳动过程的一部分)的剩余价值的社会,在反映资本家的剥削权力(来自他们的单方面的生产资料所有权)的社会,圣诞节交换礼物的传统充满了辩证意义。

一方面,圣诞礼物馈赠是非市场交换的绿洲,指出了一种非资本主义的分配制度。另一方面,这给了资本新的利用人性本善实现利润最大化的机会(通过将这些纯粹而良好的节日性质彻底商品化实现)。而纯粹主义者——仍然捍卫“(长期)利润率下降定律”的人——会说,资本从圣诞节中攫取利润的能力逐年下降,从而长期而言将破坏节日的社会和政治力量崛起了。

显然,这些理论都无法解释为什么年复一年,人们都会参与馈赠节日礼物的仪式。对此,我们应该感到感恩。

http://prosyn.org/aJpjxSS/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