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不称职的年代

发自伯克利——2017年1月20日,美国总统当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就将上任。作为总统,他的得票数比对手少了近300万票;而与他一同工作的参议院共和党多数派的总得票数又比民主党参议员要少1300万票。只有议长保罗·瑞恩(Paul Ryan)率领的众议院共和党团多数人赢得了数量上的多数,代表了在2016年选举日投票的美国人中的55%。

特朗普还将在支持率低于50%的情况下开始自己的总统任期。而这个支持率也是前所未有的 ——或者如特朗普的白字推文(随后被删除了)所说的那样,是“不总统的(unpresidented)”。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民主政府,原来是不民主的。另一个前所未见的事实是,在特朗普是否够资格担任总统这个问题上,总统所属党派中只有很少成员表示赞同,对手民主党更是全数反对,大家都觉得他更适合当一名啦啦队长。

当然,特朗普现象并非一日之功。除了令人尊敬的老布什之外,上一位具备必要的知识,智慧,气质和价值观的共和党人总统已经是1957年的事情了。没有人否认理查德·尼克松具被担任总统所需的知识和智慧;但大多数人会承认他在气质和价值观上都有所欠缺。

同样,大多数人认为罗纳德·里根缺乏执政必备的知识和智慧。据记者彼得·詹金斯(Peter Jenkins)记载,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曾经评论里根说:“这个可怜的家伙没什么脑子”。而在上任69天后遭刺杀受伤后,里根在就职时表现的总统资质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泯灭,而情况在他罹患阿尔茨海默病后则变得更加糟糕。

然而里根的气质和价值观(总的来说)非常适合当总统。他完全明白身居顶峰并不意味着自己就是老板。作为好莱坞演员和美国总统,里根拥有一批聪明,专注和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来为​​他的攥写演讲辞并指导其一举一动。他知道自己的工作是在屏幕上做好表演,最好不要干扰摄影机机背后以及后期制作编辑室里那些决定最终出品的人。

而这也是小布什在2001年上任时大多数观察家所希望看到的样子:一个随和谦逊,愿意在那些父亲留下来的优秀顾问团队的指导下行事的啦啦队长。但是在年轻的小布什的眼中他不仅是个站在台前的明星,还得是个“决策者”。虽然副总统迪克·切尼和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在1970年代一直表现成熟老道,但他们在21世纪初就变得不靠谱了。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小布什与两个人结盟决定了他的命运。他自离任以来就没有出席过任何一届共和党全国会议,或许他一直在悔恨,后悔不该在2000年11月派自己的总法律顾问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去佛罗里达州运作重新计票,这样当总统的人就会是阿尔·戈尔了。

特朗普显然未能从小布什那中吸取任何教训。他知道自己是明星,但也错误地自认有足够的知识和智慧来担任成为老板。他似乎尚未意识到大选已经结束了,而自己可能在新的总统角色中遭遇突然且永久的挫折,与此同时最符合他自身利益的东西不是那些口号式的提案,而是能为美国带来安全和繁荣的实实在在的政策。

那么,那些对未来感到恐惧的数百万美国人如今该如何是好?首先,我们可以在州一级开展���作,想方设法去减少任何有缺陷或不可行的特朗普政策提案的影响。国家立法机构中的民主党人和那些有原则的共和党人需要共同努力,不管华盛顿特区发生了什么,都要确保税收收入的流转并以此资助许多符合美国利益的支出项目。他们应该相互承诺,不管谁在2021年上台,他们不会互相为当前作为破坏者的角色而互相指责。

而在国家层面,我们应该不断提醒共和党参议员他们的选民人数比民主党少了1300万。我们应该提醒保罗·瑞安,他在2001~08年间追随与小布什政府经济和外交政策提案的做法是个错误,而对一个显然不称职的政府表示无条件支持的做法就是对国家的背叛。

如果这一切努力都告失败,我们也应该记住,与一个比他的对手少了近300万票的不受欢迎的总统做斗争不仅是件正确的事情;也会成为一场伟大的现实电视直播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