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化石燃料,迎接美好未来

西雅图—有时,衡量一场运动有多少动力的最佳办法是看批评者的反应。10月初,当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宣布将出售七家化石燃料和矿业公司股票时,澳大利亚保守政客异口同声地对ANU进行了猛烈抨击。

表面上看,这些自由市场赢家马上行动起来告诉ANU应该如何花钱。澳大利亚财政部长乔·霍吉(Joe Hockey)批评ANU的决定是“违背现实”。其他人也纷纷加入其中,称之为“丢人”、“非常奇怪”、“心胸狭隘、不负责任”。事实上这一决定所涉资金相对很小——只相当于ANU大约10亿美元投资组合的不到2%——但丝毫没有妨碍批评者的热情。

随着远离化石燃料的呼声日涨,如此恐慌的反应也变得越来越平常。澳大利亚反对派之怒让我想起了2013年我在美国国会前参与听证、表示我们应该“让我们的煤炭留在地下原来的位置”时所收获的反应。来自美国煤炭业中心西弗吉尼亚州共和党议员大卫·麦金利(David McKinley)说我的证词“让他打了一个寒颤”,接着把话题引向了我担任市长的西雅图市的犯罪率。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D6l2PF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