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 Peng/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解决假消息难题

加利福尼亚州门洛帕克——自从2016年11月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凸显出数字渠道面对假消息是多么脆弱无助以来,关于如何打击“假消息”的辩论就从未停止过。自从脸书、谷歌和推特高管出席国会听证会就俄罗斯消息来源如何利用其平台来影响选举结果回答质疑以来,我们已经在短短八个月内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不过假如说在搜寻解决之道的漫长过程中有一个问题已经明确,那就是能解决一切问题的良方是根本不存在的。

我们需要的不是用一招解决所有问题,而是从不同角度解决问题的循序渐进的方法。现代信息生态系统就像一个魔方,要想把每个方块移动“到位”需要采取循序渐进的步骤。在涉及数字虚假消息时,至少需要思考四个维度的因素。

首先,在分享虚假信息?从法律和惯用模式的层面,尤其是在对言论自由保护无与伦比和制裁国外干预相对严格的美国,比起由本国民众参与宣传的虚假消息,对待由外国主体参与传播的假消息的处理方式可能会截然不同。

在美国,可以通过混合运用自然语言处理和地理定位技术来辨别境外信息传播主体,从而阻止不那么复杂的国外干预活动。如果平台层面干预失败,还可以采用涉及面更广的政府干预措施来进行补救,例如采用一般性制裁举措。

其次,为什么虚假信息会得到分享?“错误信息”——也就是无意间传播的不准确信息——与有意传播的虚假信息或宣传攻势完全不同。我们至少可以部分通过新闻扫盲或事实核查活动,防止并无恶意的行为主体在无意间对虚假消息进行分享。阻止恶意行为主体故意分享上述信息相对较为复杂,并与他们想要达到的具体目标是息息相关的。

例如,对那些受利润驱动的人——比如现在通过运营“虚假新闻”网站赚取成千上万美元的臭名昭著的马其顿少年 ——破坏其收入模式的全新广告政策可能会有所帮助。但出于政治或社会原因分享虚假消息的人却不会受到上述政策的影响。如果那些行为主体通过有组织网络来进行运作,那么干预措施可能需要破坏整个网络才能最终生效。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第三,虚假消息通过何种渠道来进行分享?如果行为主体仅通过社交媒体来分享内容,那么修改平台政策和/或政府法规或许就可以应付。但这些变化必须是具体的。

例如,为防止利用机器人人为放大内容影响,平台可以要求用户披露其真实身份(尽管这种做法在专制体制内部可能出现问题,因为在那里匿名对民主倡导者是一种保护)。为对精密的微校准行为进行限制——即利用消费和人口统计数据来预测个人的兴趣和行为,以便对其想法和行动产生影响——平台也许必须修改他们的数据分享和隐私政策,并落实新的广告规则。举例来讲,平台应当——而且现在在某些情况下也的确在这么做——披露政治广告的目标人群、禁止某些定位标准或者限制目标小组的最小规模——而不是赋予广告用户机会让他们仅花30美元就能一次性接触2,300名可能的“犹太仇恨者”

这是一场军备竞赛。无良主体会迅速规避数字平台实施的任何变化。新技术——如利用区块链来协助验证原始照片——将持续得到应用。但毫无疑问,与政府监管机构相比数字平台能更灵活地定期调整政策。

但数字平台无法仅凭一己之力管理虚假信息,尤其因为某些估算方法显示,社交媒体仅占最臭名昭著的“假新闻”网站流量的约40%左右。因为其他百分之60%来自“有组织”或“暗交际”(如朋友间的消息和电子邮件)渠道,要想对这些途径进行管理恐怕要困难得多。

虚假信息谜题最后——或许也是最重要的——维度是分享哪些内容。专家往往关注那些彻头彻尾的“假”消息,这些消息识别起来往往没什么难度。但哪怕仅仅因为人们一般不愿因为分享彻头彻尾的假消息而让自己显得愚蠢,数字平台自然而然有动机来限制这些内容的传播。

但人们一般喜欢阅读和分享与自己相近的观点;如果它能引发强烈的情绪—— 尤其是愤怒,那当然就更加理想。因为用户非常喜欢这类内容,所以平台有强烈的动机来展示它。

这样的内容不仅仅会带来两极分化;它往往具有误导性和煽动性,同时有迹象表明它能破坏建设性的民主对话。但基于扭曲认知的危险分歧和由不同世界观驱动的激烈政治辩论的分界线究竟在何处?如果说有人有这个权利,那么该由谁来划定它?

即使上述道德问题得以解决,大规模识别问题内容仍面临着严峻的现实挑战。许多最令人担忧的虚假信息案例并未关注任何特定的选举或候选人,而把利用社会分歧当成自己的目标。而且它们往往都是免费的。因此就像脸书和推特均予认可的诚实广告法一样,制定新的竞选广告监管规则也许无法将问题解决掉。

如果虚假信息的解决之道在美国尚不明确,那么放在国际背景下就更加棘手,因为在多国背景下问题更加分散和不透明——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什么制定综合全面的解决方案是不可能的。

但虽然每项举措仅能解决少部分问题——修改广告政策可能解决5%,而修改微观定位政策可能解决20%——但加起来却可以取得显著的进步。最终结果将实现这样一种信息环境,尽管它并不完美,但却仅包括相对少量的问题内容——这在重视言论自由的民主社会是不可避免的。

好消息是专家现在可以从脸书获取受隐私权保护的数据,以协助他们了解(并改善)平台对世界各地选举和民主的影响。人们希望谷歌、推特、Reddit和Tumblr等数字平台能够效法脸书。如果认识正确,同时致力于根本性、哪怕是渐进的变化,数字平台的社会和政治影响力可以创造——或至少是改善当今陷入困境的民主体制的安全环境。

http://prosyn.org/UbdEoZT/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