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berg6_chesnot_getty Images_women pandemic Chesnot/Getty Images

新冠病毒给妇女造成的负担

发自纽黑文—尽管世界许多地区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激增,但最近传来的疫苗试验成功还是为人们在黑暗中带来了一丝曙光。因此我们希望人们能尽快将注意力从挽救生命的迫切需要转移到疫情的长期成本上——尤其是由妇女所过度承担的那些。

新冠疫情加剧了一个全世界妇女所长期面临的问题:她们在与男子平等参与经济和公共生活方面遭遇着巨大而顽固的障碍。在一份基于世界银行集团妇女,商业和法律数据库的最新研究中,我和其他研究报告的撰写者们发现尽管这几十年间在减少性别歧视方面取得了进步,但男女的法律待遇仍然存在很大差异。平均而言,女性的合法权利只相当于男性的3/4,而她们在薪酬和照顾儿女的待遇方面也存在明显差距。

在那些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国)以及中东和北非的大多数国家中的情况甚至更加糟糕。而上述发现还仅仅是关于法律上所体现的歧视;事实上,即使在发达经济体的家庭和工作场所中也普遍存在着各类实实在在的歧视。

尽管医学研究表明女性的新冠病毒感染死亡率较低,但许多观察家警告说疫情其实在其他许多方面给女性造成了更大的冲击。除了病毒给以女性居多的卫生保健工作者带来明显风险外,随之而来的封锁措施还导致孕产妇保健工作的延迟以及家暴事件的增加

而新冠危机也对妇女造成了过度的经济影响。在过去的经济紧缩中男性的就业损失通常更高,因为衰退主要影响制造业和建筑业等雇用男性多于女性的部门。但当前疫情袭击的主要是服务业,其中包括酒店和餐饮业这类妇女就业占比较大的行业。根据采自美国和印度的数据进行的最新估算表明,因新冠疫情导致的女性失业率大约是男性的1.8倍。

已经有大量经济学文献表明经济低迷时期的失业会带来长期影响,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失业者往往会丢失相关工作技能和专业人脉。这些负面影响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减少妇女的经济机会。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_discount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更糟糕的是,学者们的估算很可能低估了疫情对低收入国家职业女性产生的真实经济影响,因为这些地区的大多数女性都是受雇于非正规部门的(然而根据相关定义,官方数据或调查并未充分体现这一点)。对于绝大多数非正式劳动者来说,在封锁期间无法选择远程工作,通过正式就业渠道获取的救济措施也只是杯水车薪。此外现金转移支付等公共政策要求提供可靠的身份信息以及访问数字服务;但在低收入国家,15岁以上女性中估计有45%缺乏身份信息,而男性中的这一比率只有30%。

学校停课对妇女和女童的影响也尤为严重。即便持续时间较短,低收入背景下的停业也可能导致女童的长期人力资本流失。基于2014年塞拉利昂埃博拉疫情的更早期研究发现,疫情期间婚外怀孕的人数有所增加,同时在学校重新开放后回来的大多是男孩,许多女孩则没有继续读书。

封锁和关闭对儿童保育的影响也同样普遍。由于保姆、邻居,朋友和祖父母的出入限制,许多家庭不得不在家照料和教育子女。考虑到家庭中传统的性别角色,这项额外工作的负担也不成比例地落在了女性身上,而许多承担这些双重职责的女性也毫无意外地完全退出了劳动力市场。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9月脱离劳动力市场的女性人数是男性的四倍。

为了弥合这些差距,我们首先需要将性别问题放在政策辩论,媒体报道和学术研究的优先位置。疫情在性别层面所受到的关注远少于种族和社会经济方面。当我们将重点转移到疫情后的复苏上时,就必须利用这个契机来做出可以改善妇女生活的改变。

采纳和推动灵活工作时间表是其中一个当务之急。大量研究文件表明,一旦育有子女,女性的薪资和职业前景便开始与男性大相径庭。更加灵活的工作时间将使妇女能够继续从事其职业而不必牺牲家庭时间。疫情期间远程工作的激增展现了当今技术的潜力,而许多父母在封锁期间所面临的挑战则凸显了基本育儿工作对整个经济的重要性。

而疫情所带来的一线曙光在于它可能令人们对家务劳动以及儿童养育和照料工作的态度发生真正的改观。普及、免费且高质量的育儿服务将使所有母亲——无论是否在家工作——都可以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它还可以在不受机器人或离岸外包威胁的工作岗位中创造更多令人满意的就业机会。

但我们还是需要保持警惕,并确保促进性别平等的重要改革和政策不会因为其他优先事项吸引了政策制定者的注意力而遭到推迟或逆转。一旦那些低收入国家的学校重新开放,我们必须立刻跟进去为所有女孩争取机会重返课堂。

所有这些措施都可以用合理的成本实现。但是要实现真正的变革,就需要为疫情补上迄今仍然大幅缺失的性别视角。

https://prosyn.org/pNqkb1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