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omalian refugee helps to dig a latrine on the outskirts of the IFO refugee camp Oli Scarff/Getty Images

即将到来的气候无家可归潮

约翰内斯堡—世界各国政府正在参与一系列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跨境人口流动管理的对话。其中一项对话的重点是难民保护;另一项对话的重点是移民。

这些由联合国牵头的讨论不会产生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但对话本身即是形成关于当代移民挑战的共识的宝贵机会。最重要的是,它们给了国际社会一次良机为气候变化的影响做好准备,很快,气候变化就将成为全球无家可归和移民的主要原因。

据最新统计,全世界共有大约2.58亿移民,其中2.25亿是联合国难民署注册难民。哪怕是最温和的关于气候的预言成为现实,这些数字都将不值一提。据国际移民组织数据,气候变化可能导致2050年十亿人失去家园

自1951年以来,难民保护国际标准从未如此受到关注。那一年,面临二战结束后8,000多万无家可归者,联合国成员国起草了一个全面框架实现难民待遇标准化。目前正在讨论中的全球难民契约(Global Compact on Refugees)便建立在这一框架的基础上,并加上了赋权难民和援助接收国的策略。最重要的是,它将敦促签署过保护“因为自然灾害和气候变化而无家可归者”。

第二份协议对于管理气候导致的流离失所影响更大。此前从未有过一份全球性的移民管理条约,而过去的双边措施几乎完全聚焦于暴力和冲突作为无家可归的根源。全球移民契约(Global Compact for Migration)突破了这些限制,指出气候变化是“迫使人们逃离祖国的有害推动力和结构性因素。”

这类监管用语确认了全球危险人群早已知道的事:干旱、自然灾害、荒漠化、庄稼歉收和其他许多环境变化正在导致牲口减少、整个社区不再宜居。在我的国家南非,创纪录的干旱正在迫使大城市考虑采取供水配给。如果水短缺持续下去的话,肯定会出现移民。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资源稀缺在政治动荡国家尤其危险,在这些国家,气候变化已经与暴力冲突和公共剧变有了密切联系。比如,沃土和淡水纠纷助长了达尔富尔战争,甚至目前的叙利亚冲突——当今最大的流民产生原因——也是发生在连续干旱促使叙利亚人从农村来到城市以后。不难预测,未来数年气候变化将造成更多流血。

两个联合国框架可以作为规划如何管理即将到来的气候导致的移民的基础。如果能用科学模型指导决策,国家能够制定有秩序、有尊严、平等的安置策略。这肯定要比迄今为止的权宜之计更好。

但历史告诉我们,政府不愿意为被迫移民寻找集体方案。如今全世界难民的窘境——挥之不去、不可原谅——便是这方面失败的明证。

随着我们进入契约谈判的收尾阶段,应该期待管理前所未有的人口流动的全球计划的谈判者们带来什么?气候变化的原因和后果值得我们关注。必须让无家可归者能够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全球难民和移民契约是否能实现这一目标讲师世界领导人的考验。

http://prosyn.org/akmZlvr/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