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中国的贸易武器化

新德里—中国否认在商业中混入政治,但长期以来它一直用贸易来惩罚“不听话”的国家。最近,中国因为韩国决定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而对韩国进行了严厉的经济制裁,这是中国当局将贸易用作政治武器的最新例子。

中国政府先是鼓励其他国家在经济上依赖中国,随后利用这种依赖迫使它们支持它的外交政策目标。它的经济惩罚包括限制某个针对国家的进口或非正式地抵制该国商品、中止战略出口(如稀土材料)、鼓励中国人游行示威反对具体的外资企业等。其他巩固包括暂停旅游团出行、封锁渔场等。所有这些手段使用时都会十分小心,以避免可能损害中国自身商业利益的破坏。

蒙古是这一新经济强迫的经典例子。去年11月,蒙古接待了达赖喇嘛。中国占了蒙古出口的90%,中国当局决定给蒙古一个教训。在对其大宗商品出口征收惩罚性费用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希望蒙方认真吸取教训”,“恪守承诺”,不再邀请这位西藏精神领袖入境。

一个更加著名的例子是中国对挪威的贸易报复。2010年,身陷囹圄的中国异见者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此后,挪威对华三文鱼出口量急剧下降。

2010年,中国利用其对重要稀土材料的全球垄断地位,通过暗中出口禁运给日本和西方予以沉重的商业打击。2012年,中国与日本就钓鱼岛(由日方在1895年首先控制)的领土纠纷再起,中国再次利用贸易作为战略武器,让日本付出了几十亿美元的代价

类似地,2012年4月,南海争议岛礁黄岩岛附近发生摩擦,中国不但调拨海监船恫吓菲律宾,还建议中国公民不要赴菲旅游,并突然叫停香蕉进口(这导致许多菲律宾蕉农破产)。在国际社会的注意力集中到其贸易行为的同时,中国悄悄地占领了黄岩岛。

中国最近因为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而发动的贸易报复应该放在这一背景下考察。中国的报复没有针对美国。美国部署萨德系统是为了防御新兴的朝鲜导弹威胁,并且有能力还击。而这也不是第一次:2000年,韩国提高大蒜关税保护本国农民免受进口大蒜涌入的影响,中国的反应是禁止从韩国进口手机和聚乙烯。针对不相关产品的全面报复不仅仅是为了促进国内产业,也是为了确保韩国的损失远远高于中国。

如果自己的损失会更大的话,中国就不会抡起贸易的大棒,最近在西藏、不丹和印度锡金邦交界处的中印军事对峙便是如此。中国领导人将中国对印度的不对称贸易关系——出口比进口高五倍多——视为破坏其对手的制造业基础,同时还能斩获可观的利润的战略武器。因此,中国并没有中止边境贸易——这会导致印度的经济报复——而是切断了印度朝圣者前往西藏的传统途径。

只要有贸易杠杆可用,中国向来不惮于使用。一份2010 年的研究发现,凡是领导人接见了达赖喇嘛的国家,对华出口都将迅速下降8.1—16.9%,结果是,如今几乎所有国家——印度和美国是显著的例外——都切断了与这位西藏领导人的官方接触。

严峻的现实是,中国正在成为一个凌驾于国际规则之上的贸易暴君。其违反国际规则的行为包括保持非关税壁垒排挤国际竞争、补贴出口、扭曲国内市场以利于中国公司、盗版知识产权、用反垄断法律强迫让步、通过收购让外国企业将技术转让给中国等。

中国甚至将双边契约也是为实现���目标的工具。在中国看来,双边契约等到满足了它的目标便失去了约束力,比如,中国官员最近表示,为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铺平道路的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可以丢弃

讽刺的是,中国是在美国的帮助下练就了发达的贸易肌肉,是美国取消了对华制裁,让中国融入国际机构,从而在中国的经济崛起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当选本应该宣告中国免费搭乘贸易的顺风车的日子的结束。但是,特朗普并没有对这个他一直称之为贸易骗子的国家采取行动,反而再次帮了中国的大忙,包括美国退出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缩减其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等。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正在寻求复活TPP(但美国不会参与),这有助于建立一个市场有好的、基于规则的经济共同体,从而遏制中国不受约束的重商主义行为。但如果TPP要想真正有效地抵挡一个强大的、高度中央集权的政权所挥舞的贸易利剑,必须将印度和韩国也包括进来。

到目前为止,没人对中国的贸易武器化提出挑战。唯有联合的国际战略——其中复活的TPP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有希望迫使中国领导人按规则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