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farmer7_Mark WilsonGetty Images_fed1

Central Banking’s Bankrupt Narrative

洛杉矶 – 前美国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和安娜·斯坦斯伯里近日对中央银行的未来表示担忧,认为迫切需要反思现行货币政策框架的改革。 对于这一点我表示同意,从2006年发表的一篇文章开始,十多年来我一直呼吁人们重新考虑“旧凯恩斯主义” 。恰逢经济大衰退的两年前,那时质疑我们对宏观经济理论的看法成为了一种风潮。 令我感到鼓舞的是,我开展的研究叙述和主体得以继续获得公众的支持。

在当前低利率(有时甚至是负利率)时代,许多人开始担心,欧洲央行(ECB)和美联储(FED)正面临着“弹尽粮绝”的境地 。当一个中央银行的政策利率已经很低的时候,一旦发生危机,它便无法再降低了。 因此,有人可能会说,在失业率较低的情况下,美联储实际上应该提高利率,以便在失业率可能较高的未来为降息创造足够的空间。 然而,如果该举措可能引发经济衰退,那么加息便显得毫无意义了。 因此,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否有办法在不引起爆炸的情况下,重新储存火药桶的能量。

当美联储或欧洲央行加息时,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理论预测,加息最终将导致通胀率下降,从 a 点到 b 点的路径将不可避免地伴随着更高的失业率。 但我的研究却表明,新凯恩斯主义的经济理论是错误的。 毕竟,如果美联储缓慢提高短期利率,并保证以固定价格购买基础广泛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从而支持股市,那么就没有理由认为加息会导致更高的失业率。

根据这一理论,较低的利率应该会导致更多的投资支出,从而推动总需求并降低失业率。而较低的失业率会给工资带来上行压力,最终通过提价机制转化为较高的物价(通货膨胀)。 上述情况之下,中央银行就会改变政策,开始提高利率。 然而,这整个故事的前提是假设存在一个特有的自然失业率——即”非加速通货膨胀失业率”(NAIRU)——在这种失业率下,价格增长的速度既不会上升也不会下降。

尽管新凯恩斯主义者承认 NAIRU 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但他们仍然无法预测它将如何表现。 相反,央行行长们对 NAIRU 进行内部计算,然后将这些计算结果纳入有关政策利率的决策中。 当失业率低于目前的 NAIRU 估计值,而通货膨胀仍然没有出现时,他们便初步断定 NAIRU 必然已经下降。 这并不是科学,而是一种宗教信仰。

在我的《共同繁荣》(Prosperity for All)一书中,我提供了一种替代当前版本的预测方法。 我的理论认为,非加速通货膨胀率与任何一种失业率都是一致的。 这一观点最初是由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本人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提出的,几十年来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一直在强调这一观点。 我在自己的研究中已经表明,后凯恩斯主义的观点能够利用‘劳动力市场搜寻’的新理论,与传统的微观经济理论互相调和。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标准的理论叙述完全基于菲利普斯曲线的假定,该曲线断言通货膨胀和失业之间的互为因果的关系。 这种叙事方式决定了哪些研究可以发表在顶级经济期刊上,以及哪些讨论可以在世界各国央行的政策会议上进行。 从记者、学者到更广泛的公众,人们对货币政策决定的解读都是以这种叙述为基础的。 然而,这是一种具有误导性的叙述,如果我们要改进管理现代市场经济的方式,就必须摆脱这种叙述方式。

因此,仅仅批评菲利普斯曲线的假设是不够的。 如果这个理论是错误的,那么它必须被更完善的理论所取代,而不是像今天新古典主义宏观经济理论的批评者所建议的那样,回到上世纪50年代的凯恩斯主义。 萨默斯和斯坦斯伯里认为,政府应该“通过财政政策和其他手段促进需求”(同样也是我认为的重点)。 尽管我承认,当欧洲或美国再次陷入衰退时,货币政策将无能为力,但我不认为政府支出是正确的应对措施。 我自己的研究提供了经验证明,衰退是由资产市场的崩溃引起的。 因此,稳定资产价格总比空搭桥梁要好。

与任何其他已知的经济组织形式相比,以市场为基础的现代社会让更多人口摆脱了赤贫。 但是,“资本主义”并不是与“社会主义”相矛盾的整体结构。而是有一系列交替的经济安排,其中一端是自由放任政策,另一端则是中央计划。 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制度设计,从而可以在最大限度利用市场作为协调信息机制的同时,提供市场运行的轨道。

https://prosyn.org/jIaWUb5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