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缩小基础设施差距

俄罗斯圣彼得堡——每天,发达和发展中世界都有成百上千万人在交通拥堵中缓慢移动或挤上已经塞得满满的地铁列车上下班。而这只是被撑爆的基础设施系统必须频繁、甚至每天面对的难题。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的道路和桥梁同样需要修缮,供水系统老化或能力不足,并因电网负担过重导致大面积停电。

近几十年来太多国家基础设施投资不足,造成日常生活不便甚至妨碍到经济发展。虽然需要大笔资金注入才能解决基础设施不足的问题,但找到资金来源也还仅仅是解决方案中的一环。各国政府需要改革基础设施规划和监督工作。公众再也不能接受成本失控的项目。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决策者非常清楚基础设施项目能在短期创造就业机会,并在长期推动生产效率的提升。但尽管过去8年利率一直处于历史低位,空谈却很少转化为实际行动。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最新估计,到2030年世界各国需要将交通、电力、供水和电信系统投资从每年的2.5万亿增加到3.3万亿,才能为预期的经济增长提供支撑。但尽管采取行动的必要性显而易见,但20国集团中却有11个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实际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就持续下降。

传统观点认为财政问题使政府不可能调动足够的公共资金。事实上,有充分的余地增加公共基础设施投资,尤其当借贷成本一直维持在历史低位的情况下。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不通过加税来获得资金:政府可以通过收取使用费创造收入流,捕捉财产升值或出售现有资产并实现利润回收。公共会计准则同样可以允许基础设施资产在完整的生命周期内实现逐渐贬值,而不是要求在建设阶段立即将成本计入财政赤字。

政府还可以采取多项措施鼓励私人投资,其中最基本的是确保监管确定性并允许收取可以接受的经风险调整的回报价格。从广义角度看,他们可以采取措施创造将寻求长期稳定回报的机构投资者和有融资需求的项目联系在一起的市场。

鉴于这些投资人管理着120万亿美元左右的资产,因此产生制约作用的瓶颈绝不是缺乏资金,而是缺少准备充分且值得投资的项目。解决方式之一是制定必要的监管和体制基础,协助发达国家的资金从机构投资者顺利流向新兴国家的项目。新兴国家的海量人口仍然需要享受基本的基础设施服务。

除融资外,提高基础设施行业效率所能带来的机遇更大。以年为单位的延误和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成本超支都是公共工程领域令人心酸的共同现象。而且当桥梁变为无用的废物,公众的投资意愿无疑也将受到影响。

用于基础设施投资的每一块钱都要发挥更大的效用。这不仅要求建筑业要拿出更好的业绩(该行业生产率增长近几十年都没有任何变化)。虽然存在从加速桥梁建设到预制模块化施工技术等某些积极的创新现象,但建筑业作为一个整体需要在现代化、技术应用和标准化方面得到有力的推动。

推动直接控制的机构和流程转型是政府的任务。我们与世界各国政府合作的经验表明加强对基础设施建设的管理和监督可以降低基础设施成本达40%左右。

首先是要采用系统和数据驱动的方法来选择合适的项目。新加坡和韩国等基础设施搞得最好的国家并不是以孤立的观点来思考项目;他们考量每个基础设施项目能为政策目标提供怎样的支持,并与其他可能产生更好回报的项目进行权衡比较。

随着项目逐一进入实施阶段,在交付和执行期加强管理就显得至关重要。加速环境审核、审批程序和土地收购可以最大限度地控制破土动工前的成本和工期延误。采用最佳的施工方法可以释放出巨额价值:目前的状况是,类似项目的标价在不同国家可以相差50%到100%之多。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得过且过”绝非满足世界基础设施需求的可行之策。我们有义务避免为下一代留下一大堆递延成本以及基本面的不断恶化。资金就在那里。我们要做的而是将其付诸使用。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