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PISA的成功

巴黎—经合组织的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简称PISA)评估表现最好、进步最大的教育体系下的学生的学力和知识,为如何实现这一点提供有价值的改革选项。PISA集中了全球决策者、教育者和研究者,讨论若要在当今世界中成为成功而负责任的公民学生需要哪些知识,以及如何发展更高效、更包容的教育体系。

有些人说PISA的结果基于太广泛的因素组合,这些因素之间缺乏关联,另一些人则认为测试不同语言和文化背景的学生天生具有不合理性。当然,比较国家间的教育决非易事,但PISA仍是目前试图改善国民教育体系的决策者最有用的工具。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PISA出现前,许多政府都宣称它们管理者世界上最成功的教育体系,并认为它们i经采取了必要措施纠正一切缺陷。PISA评估暴露出一国体系的弱点,从而有助于确保决策者认识到——并希望他们改进——仍然存在的缺陷。

PISA给政府和教育部长造成了问责,这有助于刺激他们行动起来。他们日益开始互相取经如何应用课程、教学和数字资源方面的创新;如何提供个性化学习体验以最大化学生的成功机会;以及如何应对教学所面临的多样性。

经合组织将PISA立为全球评估,因为在当今全球化的世界中,学生必须能够与来自多种背景的人合作,接受不同的思想、观点和价值。为了让学生获得最大的成功机会,教育必须让他们准备好处理超越国界的问题。

但PISA最重要的结果还在国家层面,因为它启发了创新,扩展了国家内部的教育前景。芬兰、日本、中国和加拿大等多样化的教育体系——此前极少会有决策者关注——已成为卓越教育表现的全球参照点,有助于其他国家设计有效改革。

在2000年发布的首次PISA评估中,巴西教育体系表现最差,许多人正确地质疑将新兴市场与芬兰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较是否公平。但巴西随后奋起直追,在改进教学质量方面做了大手笔投资。如今巴西已是全球教育体系进步最快的国家。

德国也是PISA 2000中的突出者,其表现不及平均水平,并且存在巨大的教育社会不公,这一结果令德国人十分震惊,并开展了为期几个月的公共争论。受到刺激的政府采取了支持弱势和移民学生的措施,并让早教成为德国教育政策的推动力。如今呢,PISA报告确认德国教育体系的质量和公平性有了重大进步。

即使在全球表现最好的教育体系,PISA也有助于指出改进方向。比如,PISA评估表明,尽管日本学生长于复述学到的知识,但被问及需要创造性地应用所学知识的外延性问题时往往难于应付。在去年4月访问被2011年海啸摧毁的东北学校时,这一结果所带来的创造更具创新性的学习环境的措施随处可见。

这一经验提供了另一个教训:即使社会和文化因素是决定一国交易风格的主要力量,改进的空间仍然存在。日本等国家不需要改变文化来纠正教育不足;它们只需要调整政策和实践。

自20世纪90年代末PISA计划提出以来,创造教育研究和创新合作的全球平台就一直是其初衷。此后,决策者、研究者和专家建立了全球最大的致力于发展鲁棒、可靠、关于的学生学习成果信息可进行国际比较的专业网络。

与此同时,PISA还测量学生的社会与情商技能、他们对学习的态度,以及教育平等性和家长支持——所有这些为理解全球评估得分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基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当然,评估并未覆盖所有重要技能或态度。但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PISA系统所评估的知识和技能对学生的未来成功至关重要,并且经合组织一直在致力于扩大PISA所测量的认知和社会技能的范围。

PISA已经在推动全球教育重要进步方面起到了作用。经合组织将继续与80个参与国合作,进一步开发该计划,以使其能够继续帮助决策者和教育者设计和实施更好的教育政策——并让公民获得实现美好生活所需要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