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laughter72_Jean-Pierre REY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_isis online Jean-Pierre Rey/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伊斯兰国2.0和信息战

华盛顿—2018年12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对伊斯兰国(ISIS)取得胜利,并发推文称“伊斯兰国已经基本被击败,而其他区域国家,包括土耳其在内,面对伊斯兰国的残余势力应当可以轻松应对。我们要回家了!”而今年头三个月,特朗普16次表态或者发推特,称伊斯兰国要么已经被完全击溃,要么也很快。

但美国政府似乎并不赞同特朗普的观点。今年8月,美国国防部、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三位首席检察官向国会提交了一份联合报告,审查从今年4月1日开始至6月30日结束美国打击叙利亚和伊拉克伊斯兰国的内在决心行动。他们得出结论,尽管丧失了实际领土,但成千上万名伊斯兰国战士仍然留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他们正在发起攻击并竭尽全力重新组织行动。

伊斯兰国死灰复燃部分是由于特朗普在2018年12月决定撤出所有叙利亚美军的结果。特朗普还命令将驻阿富汗美军人数减半,上述决策促成了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辞职,并导致美国的区域安全伙伴更加无力开展反恐行动。在伊拉克,伊斯兰国正在重新集结并在巴格达、尼尼微省和安巴尔省的关键区域及幼发拉底河谷中部建设秘密恐怖机构。而在叙利亚,该组织正在拉卡省和霍姆斯省展开强有力的反攻,并且正全力寻求建立一个安全避风港。

寄希望于特朗普改变其撤军决策不太可能。但伊斯兰国是在真实和数字战场双线作战的。至少在这方面,特朗普政府必须强化美国有效发动战争的潜能。

2014年,伊斯兰国在其叛乱全盛期袭击伊拉克城市摩苏尔时,数百万民众通过关注阿拉伯语推特上的话题#ALLEyesOnISIS实时观看了伊斯兰国的进攻行动。直播内容包括摩苏尔市的伊拉克守护者,他们的士气越来越低落,并且纷纷逃走。正如彼得·辛格和艾默生·布鲁金在其著作类战争:社交媒体的武器化中所写到的那样,伊斯兰国发动的这场军事进攻“更像是一次病毒营销活动,并且最后以根本不可能的方式获胜。”

同样,死灰复燃的伊斯兰国2.0 熟练运用新闻通稿和社交媒体在世界各地散布其影响力,并招募外国战士、同情者和资金支持者。例如,2019年4月,该组织发布了其领导人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的视频,声称对斯里兰卡复活节星期天的致命炸弹袭击事件负责。伊斯兰国的全球媒体行动还制作了士兵收获II,这是一份全面报道该组织军事行动的升级版每周出版物。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此次通讯攻势使得伊斯兰国能够反驳全球观点,即伊斯兰国在其哈里发政权倒台后已经被击败了。更根本的是,就像辛格和布鲁金所指出的那样,伊斯兰国已经实现了自身的互联网武器化,从而开辟了一个数字战场,并使关于胜利的在线描述可以转化为战场上的成功。

全世界的美国人和公众最终必须明白,打击伊斯兰国和其他圣战恐怖组织的战争是一种不可能一劳永逸赢得“胜利”的全新、不同的冲突。对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博科圣地和其他恐怖组织的支持反映了从腐败到气候变化等多种社会、经济和人口因素。因此,打击这些组织的斗争必须在多种不同领域进行,其中首当其冲是它们所处国家的国内政治。

这场斗争也必须在网上进行,正如美国军方所熟知的那样。2016年,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发表了一篇论文,重点探讨如何赢得“叙事斗争”。文章开头引用了一句话,“杀坏人容易,根除坏思想难。”有鉴于此,美国网络司令部将在2028年前转型为信息作战司令部,并以整合网络、电子战和信息行动为目标。

2028年差不多是10年后,但与伊斯兰国作战不能等。此外,这场斗争太过重要,不能仅仅依靠士兵。因此,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应当推荐一种类似英国陆军第77旅所采用的协作模式,这种模式将所有政府部门联合起来参与信息战争。

令人遗憾的是,特朗普政府已经摧毁了美国国务院全球接触中心,该机构原本负责打击恐怖主义宣传,但现在却主要负责打击全球造谣活动。幸运的是,国会已经发起反击;国务院必须在制定一种有力、可信的对抗性描述领域成为完全的合作伙伴,这与传统的对抗性宣传相比需要改变更多细节和扩大范围。

不仅如此,与伊斯兰国斗争的其他国家必须确保拥有类似的能力,并能在外交和军事领域与盟国合作。信息战是看世界和理解世界不同方式之间的竞争,它们需要全新能力和专业知识,所涉及的内容远远超过传统通讯。

最后,国家和全球媒体渠道均面临困境。一方面,有关伊斯兰国的新闻报道和采访能提高伊斯兰国和类似组织的知名度,从而在某种程度上提高其吸引力。而另一方面,美国媒体在过去数年间对伊斯兰国的报道大幅下降强化了对伊斯兰国不再构成威胁的公众看法。记者和编辑应当充分认识到这种竞争关系,也许应当更仔细地审视全球对抗伊斯兰国的势力如何接触公众。

宣传是所有恐怖组织的生命线;他们利用袭击事件来提升对其事业的认识,并吸引对现状不满者伸出援手。此外,数字技术允许伊斯兰国以一种很少能在现实中实现的方式来部分控制虚拟环境,从而使伊斯兰国能够重新集结并找到发动物理攻击的新方法。

因此,伊斯兰国最近在媒体上死灰复燃是该组织实际复苏的前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不能停止对伊斯兰国的信息战争。

https://prosyn.org/lPEjCKC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