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食品大亨的崛起

柏林—长期以来,工业农业(industrial-agriculture sector)一直被人诟病加剧了气候变化、环境破坏和农村贫困。但给行业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改善质量和可持续性,或促进社会公平。

这不足为奇,全世界有超过5.7亿农民和七十亿消费者,但从田间到店头,全球工业农业的价值链控制在一小撮公司手中。这些公司利润丰厚,炙手可热,改变现状可不符合它们的利益。

此外,拜粮食、饲料和能源生产的农业原材料需求增长所赐,农业的市场集中度也在升高。随着南方国家中产阶级的崛起,他们的消费和营养习惯也发生了改变,从而刺激了对加工食品的需求,也掀起了一场跨国农业、化工和食品公司争夺市场大权的战争。

多年来,这些行业中的最大牌公司一直在收购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但如今,它们同时也在互相收购,融资常常来自完全不同行业的投资者。

以种子和农化行业为例,全球第二大杀虫剂生产商拜耳公司(Bayer)正在收购第一大种子生产商孟山都公司(Monsanto),作价660欧元。如果美国和欧盟批准这笔交易(目前看来很有可能),那么三家企业集团——拜耳-孟山都、陶氏-杜邦(Dow-DuPont)和中化-先正达(ChemChina-Syngenta)将控制全球60%以上的种子和农化市场。光是“拜山都”一家,就几乎囊括了全世界所有的转基因作物。

随着其他大型收购案的不断宣布,到2017年底,全球农业市场将与年初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三大企业集团都将更加接近它们实现主宰种子和杀虫剂市场的目标——到时候它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全球食品的生产、价格和质量了。

农业技术行业正在经历与种子行业类似的变化。五家最大的公司控制了65%的市场,约翰迪尔(John Deere)商标所有人迪尔公司在这方面一马当先。2015年,迪尔公司披露的销售额为290亿美元,超过了卖种子和杀虫剂的孟山都拜耳的250亿美元销售额。

如今,食品公司最憧憬的新机会在于农业数字化。农业数字化过程仍处于初级阶段,但正在起势,最终将涵盖所有产品领域。过不了多久,无人机全面接管喷洒杀虫剂的任务;牲畜将配备传感器追踪产奶量、运动轨迹和饲料配给;拖拉机将通过全球定位系统控制;而通过手机应用控制的播种机将评估土壤质量决定作物的最优间距。

为了实现新技术效益最大化,已经占��价值链主导地位的公司早已开始彼此合作。约翰迪尔们和孟山都们已经结成了联盟。土壤和天气“大数据”的聚合、新农业技术、转基因种子和农化新发展趋势将帮助这些公司节省成本、保护自然资源、实现全球作物收成最大化。

但这样的未来可能固然有利于少数世界性大公司,并不能解决工业化农业遗留下来的相关环境和社会问题。大部分农民,特别是全球南方地区的农民,永远买不起昂贵的数字时代机器。“要么成长,要么离开”的格言将变成“要么数字化,要么消失”。在美国非政府组织ETC集团所列出的未来情景中,农业技术大公司将向上游移动,吸收种子和杀虫剂生产商。到那时,少数几家公司就能决定我们吃的一切。

事实上,相同的市场集中问题在价值链的其他环节也存在,比如农业贸易商和超级市场。而尽管食品加工尚未出现全球规模的整合,但在地区层面上,联合利华、达能、蒙德利兹(Mondelez)和雀巢的公司已经实现了主宰。随着新鲜和半加工食品被速冻披萨、汤罐头和即食肉制品等深加工食品所取代,这些公司也赚了个盆满钵满。

尽管利润丰厚,但这一商业模式很容易导致肥胖、糖尿病和其他慢性疾病。更糟糕的是,食品公司也因为它们负有部分责任的疾病扩散中而获利,因为它们推广的“健康”加工食品中富含蛋白质、维生素、益生菌欧米茄-3脂肪酸。

与此同时,这些公司赢得市场权力以价值链底层——农民和工人的牺牲为代价。国际劳工组织规则保障所有工人都有组织工会的权利,也禁止强迫劳动和童工以及种族和性别歧视。但违反劳动法的情况司空见惯,因为国际劳工组织规则的执行力往往很弱,而工会成员常常受到威胁、解雇甚至谋杀。

在如此不利的环境下,最低工资、加班费和工作场所安全标准被公然无视。妇女尤其不利,因为她们的薪酬低于男性同事,从事的也常常是季节性或临时性工作。

如今,全世界8亿吃不饱饭的人中有一半是小农和农业相关工人。如果极少数已经成为行业主宰的公司继续获得更大的权力,他们的境况将难以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