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off193_Sarah SilbigerGetty Images_jeromepowell Sarah Silbiger/Getty Images

试论深度负利率

发自剑桥—对于那些认为负利率对中央银行遥不可及的人来说,现在或许是时候重新思考这一看法了。目前在美国,同时得到财政部公开和私下支持的美联储很可能要为经济中几乎所有私人,州和城市信贷托底。而其他许多国家政府也感受到了踏出类似步骤的压力。这场百年一遇(但愿如此)的危机要求政府大规模出手干预,但这是否意味着必须放弃以市场为基础的各项分配机制?

如果人们认定近期的市场压力仅仅是短期流动性短缺而且很快就能被疫情后的强劲持续复苏所缓解,那么一揽子债务担保就是一个极好的工具。但万一快速复苏未能实现怎么办?倘若美国和全球经济正如某些人所怀疑的那样,必须花费数年才能恢复到2019年水平,我们又该怎么办?如果情况果真如此,则各行各业都不一定能全盘坚持下去,各州和地方政府也难以继续维持其偿付能力。

而对此一个更好的选项则是采取一条不同的路径。财富将遭受灾难性的破坏,政策制定者需要找到一种方法以确保(至少在某些情况下)债权人也得承担一部分冲击,而这一过程必将引发持续数年的谈判和诉讼。对于那些破产律师和政治游说者来说这将是一场大餐——其中一块肥肉来自于向纳税人施压以迫使其兑现救助担保的各类操作。一旦出现这样一种状况那简直是糟透了。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FOVsNa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