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oskin65_g-stockstudio_Getty Images_friends us flag g-stockstudio/Getty Images

公民大多数,请坚持住

斯坦福—衰退恐慌正在欧洲生根,并蔓延到全球。英国退出欧盟已经迫在眉睫,意大利政府刚刚瓦解。阿根廷比索崩盘,原因是人们预计总统马克里政府很快就会下台,取而代之的将是新的庇隆主义政府。阿富汗婚礼炸弹案预示着阿富汗暴力升级回归。而关于香港发生天安门式的民主示威镇压的担忧也在日益增加。

与此同时,美国遭遇到热浪;与富豪、名人和权势人物有关的恋童癖惯犯富豪的令人作呕的曝光;以及四起大规模枪击。这些事件都值得深思。但在被未经过滤的社交媒体放大的24/7新闻圈中,人们的第一反应无不是出于党派对骂。

在过去,美国人通常会认为,与自己意见相左者执迷不悟,生性鲁钝,被特殊经济利益所把持,或受到不同价值观或文化经验的驱使。但如今,在社交媒体吸引眼球冲动催生了各种极端中伤和焦土策略,只为摧毁反对者。

我们急需一场广泛的运动,对抗这类政治进程。美国历史充满了齐心协力解决——或至少平息——严重问题的例子,为此,美国人民常常不惜面对极小的胜算和重大个人风险。但基于事实的历史在教育中的式微让许多美国人不再具备共同立场和乐观主义,从而无法像从前那样解决挑战。

以种族关系为例。在这方面,大部分美国人都熟悉重要的历史里程碑。1863年,林肯总统签署了奴隶解放宣言(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1954年,最高法院通过其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裁决,宣布了“隔离但平等”原则违宪,结束了校园种族隔离的历史。下一个十年,民权运动在小马丁·路德·金的领导下气势如虹;1965年,约翰逊总统签署了选举权法,1968年,公平住房法生效。

但是,当今政治陷入了深度极化,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好好想一想那些可能会被某些人视为我们的反对者的人所做的事情。比如,1923——1929年在任的共和党总统柯立芝,在推动美国民权方面起到了关键作用。如今,华盛顿特区的传统黑人大学霍华德大学(Howard University)校园里还立着他的半身像。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所谓的进步派民主党总统威尔逊拒绝支持反私刑立法,还开除黑人联邦雇员;而柯立芝不但支持反私刑立法,还加入了支持该法案的示威活动。他也支持为非洲裔美国人创办医学院,而在当时,许多美国人可耻地认定,非洲裔美国人能力不够,无法成为医生。类似地,标准石油公司创始人、一度成为世界首富的约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为后来的斯佩尔曼学院(Spelman College)偿还了债务。斯佩尔曼学院是非洲裔美国女性的灯塔。

还有尼克松总统,他大大推动了反种族隔离计划。在时任劳工部长、我的朋友和现胡佛研究所同事乔治·舒尔茨(George P. Schultz)的帮助下,尼克松在南方州组织了跨种族委员会监督布朗案裁决的落实情况。据纽约州参议员丹尼尔·帕特里克·莫伊尼汉(Daniel Patrick Moynihan)的记录,尼克松的反种族隔离执法是其最大的内政成就。在仅仅六年时间里,在纯黑人南方学校就学的非洲裔美国学生比例从68%下降到 8%。

从约翰逊和尼克松这样的有污点的人身上看到闪光点——甚至伟大之处——有助于我们重新发现可以作为建设性基础的角度。但我们还需要重塑国家服务意识。在我的经济学家生涯中,我见到过领导人因为先国后己而遭受惨败。比如,里根总统支持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遏制两位数通胀所采取的行动,他完全知道由此导致的衰退可能会令共和党在1982年中期选举中付出沉重代价。

类似地,面对民主党在国会中的巨大多数优势,老布什总统为了长期利益而接受短期政治失利。为了清理储贷银行危机和发展中国家债务危机,管理第一次伊拉克战争所导致的石油冲击,以及达成控制支出的预算妥协,老布什不得不违背其“没有新税”的承诺。正如里根为了拯救社会保险(Social Security)而与众议长、民主党人提普·奥尼尔(Tip O’Neil)合作一样,克林顿总统也为了平衡预算和改革福利而与众议长、共和党人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合作。

有时候,英雄会出现在意外之处。一个人物便是已故的美国最大劳工组织AFL-CIO主席莱恩·柯克兰(Lane Kirkland)。1989-93年,我是经合组织经济政策委员会主席,而他是经合组织劳工政策委员会主席。柏林墙倒塌后不久,我奉总统之命来到波兰,帮助它转型为市场经济。在那里,我第一次了解到,柯克兰为反共运动提供了关键性支持。几个月后,在白宫,团结运动(Solidarity)联合创始人莱赫·瓦莱莎(Lech Wałęsa)也有所领教。柯克兰克服了AFL-CIO内部左派的强烈反对,帮助传真机走私进入波兰,从而让工会成员能够互相沟通,协调行动。我打电话给莱恩,说“我们在经济政策方面也许有所不同,但我非常欣赏你为波兰人所做的努力。”

下一次当你听说被你视为反对者的人做了一些丑事,最好花一些时间想一想,我们大部分人都能够做好事——甚至英雄之举。绝不应该让互联网和其他地方的噪声盖过了这一点。

https://prosyn.org/V6vWLMA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