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e221_Graham BarclayBWP MediaGetty Images_911 Graham Barclay/BWP Media/Getty Images

911事件带来哪些变局?

坎布里奇—2001年9月11日爆发的恐怖袭击可谓一次震惊全人类的恐怖事件。被困受害者从双子塔跳下的画面留给人的印象难以磨灭,而袭击刚刚结束就采取的侵入性安全措施也早已成为人们生活中的现实。

但怀疑论者质疑该事件是否标志着历史的转折点。其指出,该事件所造成的直接物质损失相对美国力量而言还远非致命。据估计,2001年的美国GDP增长下降了三个百分点,而因损失所引发的保险理赔最终超过400亿美元——而这仅仅占当时1万亿美元经济总量的一小部分。同时,基地组织劫机歹徒将4架飞机变为巡航导弹致使纽约、宾夕法尼亚和华盛顿特区近3,000人丧生,而这仅仅是当年美国出行死亡人数的一小部分。

在接受上述事实的同时,我猜测未来的历史学家将把911袭击事件列为像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一样的重要日期。那次,日本偷袭美国驻夏威夷海军基地造成约2,400名美国军人阵亡,并摧毁或损坏了包括8艘战列舰在内的19艘海军舰艇。但上述两次事件主要影响的却都是公众心理。

多年来,富兰克林·D·罗斯福总统一直力图提醒美国人注意轴心国所带来的威胁,但却一直未能战胜孤立主义。珍珠港事件改变了这一切。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中,小布什倡导低调的外交政策,并警告不要因为诱惑而参与国家建设进程。在震惊世人的911事件后,他宣布“全球反恐”并同时发动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入侵。鉴于小布什政府高级官员的倾向性,有人认为,可以预测无论如何都会与伊拉克时任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爆发冲突,但无法预测的是冲突的方式和成本。

911事件说明恐怖主义更注重心理冲击而非实际破坏。恐怖主义就像是演戏。因为拥有强大的军队,美国人认为,大规模轰炸可以带来“震惊和敬畏”。但对恐怖分子而言,袭击所造成的戏剧效果比死亡人数更能带来震惊和敬畏。毒药杀死的人或许更多,但爆炸却能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双子塔倒塌在全球电视画面上不断重放恰恰是奥萨玛·本·拉登所发起的政变。

恐怖主义就像是柔术,两者的共同特点是弱小的敌人借助强大对手的力量来对自身构成打击。尽管911袭击导致数千美国人死亡,但更多人却因为美国随后发起的“无休无止的战争”而丧生。事实上,基地组织所造成的损害与美国自己造成的损害无法相比。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据估计,近15,000名美国军人和承包人员在911之后的战争中丧生,同时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6万亿美元。再加上致死外国平民和制造的难民人数,更进一步造成了庞大的成本。由此造成的机会成本也十分可观。当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尝试将战略重心转向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亚洲时,全球反恐战争所造成的遗留问题却导致美军深深陷入到中东这片泥潭里。

尽管付出了惨重代价,但有人认为美国的目标已经实现:美国本土再未爆发过像911那样规模的重大恐袭事件。本·拉登及其诸多高级助手被杀,而萨达姆·侯赛因政权也被推翻(尽管他与911事件的联系始终是个谜)。或者,也可以说本·拉登取得了成功,尤其如果我们考虑到宗教殉难价值观本身也是其信仰的一部分。尽管圣战运动支离破碎,但却蔓延到更多国家,而塔利班已经在阿富汗重掌政权——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恰恰是在乔·拜登总统最初设定的美国撤军目标日911纪念日之前。

现在评估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长期影响还为时尚早。混乱撤退的短期影响或许代价昂贵,但从长期角度看,人们可能会逐渐认识到,拜登放弃在一个被山脉和部落分割、同时主要通过反对外国人的共同目标而团结在一起的国家的建设工作十分正确。

撤离阿富汗促使拜登可以专注于平衡中国崛起的宏伟战略。尽管撤离阿富汗的混乱方式损害了美国的软实力,但亚洲却自有其长期实力平衡,日本、越南和印度等国家不希望被中国所主导并且欢迎美国的存在。考虑到在美国撤出越南的痛苦经历过去20年内,美国仍在相关国家和地区受到欢迎,因此拜登的总体战略自有其道理。

与此同时,911事件后20年,恐怖主义问题依然存在,而恐怖分子可能会有胆量再试一次。如果是这种情况,美国领导人的任务就是制定有效的反恐战略。战略核心必须是避免落入恐怖分子的圈套,从而为我们自身带来巨大伤害。美国领导人必须妥善计划,管理国内外的心理冲击。

想象一下,如果布什避免落入全球反恐战争的诱人陷阱,而是通过精心选择的军事打击结合准确的情报外交来应对911事件,那么这个世界将是什么样子。或者,即使他侵入了阿富汗,我们来想象一下,哪怕需要与被我们鄙视的塔利班进行谈判,他如果能在6个月后撤出会是一种什么样子。

展望未来,如果下一次恐怖袭击来临,总统们能否通过准确识别和解释恐怖分子设下的陷阱,专注于在美国对策中创造弹性来引导公众的报复需求?这才是美国民众应当提出,而美国领导人应当解决的问题。

https://prosyn.org/hiQ7Wx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