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cago Board Options Exchange Scott Olson/Getty Images

经济学该如何从经济危机中幸存下来

发自伦敦——在“大衰退”爆发十周年之际,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撰写了一篇雅致的论文,指出过去十年来关于危机成因和后果的辩论基本上无甚变化。鉴于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催生了凯恩斯主义经济学,而1970年代的滞胀则诞生了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货币主义,但“大衰退”却并未产生类似的智力转变。

这对那些年轻的经济学学子来说可算是非常令人沮丧的,因为他们希望这个专业至少能做出一个有恰当挑战性的回应。但为何却一片沉寂呢?

克鲁格曼的答案果然极为巧妙:正如大家所认定的那样,旧有的宏观经济学“对政府工作来说已经足够了”,也阻止了另一场大萧条。所以学生们应该把自己的梦想先放一放,先把课程学好。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EN9CLN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