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身陷囹圄的美国经济

伯克利—美国拥有5%的世界人口和25%的狱中人口——大约220万人,五倍于1980年。美国成年人中每100人就有一人深陷囹圄——这一人均比例为世界之最,比西欧或其他民主国家高5—10倍。社会和经济成本也同样高昂。

近几十年来美国监狱人口的激增是惩罚性预防犯罪措施大行其道的结果,包括更加严格的毒品惩罚和强制性最低刑期,其背后有数量日益增加的警察和执法队伍作为支持。除了警察队伍扩张所带来的财务成本和司法体系压力增加之外,每年有600亿美元花在了州和联邦监狱经费上,而20年前这一数字是120亿。除此之外,囚犯(其中许多因为非暴力犯罪而入狱)及其家庭和社区也承受了巨大的成本——其中穷人、受教育程度低下者、非洲裔和拉丁裔美国人以及精神病人负担尤重。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也许最糟糕的部分是人们所期待的美国“严刑峻法”方针所应有的效果并没有实现。事实上,高入狱率和低犯罪率之间相关性很弱。

此外,再犯率畸高:据美国司法部的最新报告,获释囚犯中有三分之一强在六个月内再次被捕,三分之二强在三年内再次被捕。要想降低监狱人口规模,就必须降低再犯率。

当然,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获释囚犯面临着巨大的就业、住房、医疗和教育壁垒。至少一半人面临着精神健康压力和成瘾问题。但只有极少数能获得支持网络以重新加入社会

显然,我们需要新方针——利用私人部门、州有关部门和联邦政府的比较优势的方针。

联邦政府应该依托“进步联邦主义”(progressive federalism)催化和用资金支持州级遏制再犯计划。这些计划中有许多可以基于按表现付酬合同,如社会影响债券(social impact bonds,由联邦和州政府与私人部门行动方共同承担风险)。

社会影响证券,即SIB,需要私人投资者或其他非政府行动方覆盖大部分或全部实验计划的前端成本,只有在独立评估者认为该计划实现了其目标并且节约了纳税人的钱时,才由签约的政府机构负责偿还。全球首笔SIB于2010年在英国发行,其目标是降低剑桥郡彼得伯勒(Peterborough)皇家监狱3,000名囚犯的再犯率。该SIB实现了令人欣喜的效果。

首笔美国SIB就没有那么有效。该SIB旨在降低纽约市雷克岛监狱(Rikers Island Correctional Facility)少年犯的再犯率。事实上,上个月,独立评估机构认定该计划没有达到纽约市的目标

但是,雷克岛计划绝不是一场失败,它验证了按表现付酬方针。纽约市不需要为失败的计划埋单,但官员获得了关于什么有用、什么没用的宝贵知识。基于这一经验,另一家美国企业正在开发由纽约州负责实施的不同的再犯率计划。

事实上,美国正在实施许多旨在降低再犯率州级实验计划——其中一些基于成功后付酬的合同。纽约州马萨诸塞州实施了全州成功后付酬实验。明尼苏达州和德克萨斯州从司法部获得600按美元经费用于15个不同的实验计划,范围涵盖针对获释囚犯的职业培训和住房支持以及针对在押囚犯的基于信仰的“挽救”(in-reach)计划。

这些州计划集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形式的众包——一种测试各种创新想法的与有效的方法,如果想法被证明是成功的,就可以推而广之。从这个角度讲,州和地方政府起到了“民主实验室”的作用。

进步联邦主义就在这里起作用。联邦政府可以致力于通过提供资金和鼓励最佳实践改善和加强州方案,同时避免给这些计划施加任何意识形态。得到联邦支持的佐治亚州打击再犯率的试验计划就体现了“自由”和“保守”两种战略,分别由民主党和共和党支持。

社会部门在打击再犯方面也起着重要作用。公共安全联盟(Coalition for Public Safety)等游说团体正在改变国家对话。一个完整的非盈利子行业(如Defy Ventures等)正在致力于帮助有入狱前科的人获得新的职业生涯甚至成为企业家。公平措施(Measures for Justice)等其他计划正在制造评估结果所需要的数据,而皮尤慈善信托(Pew Charitable Trusts)进步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 Forward)第三部门创业(Third Sector Ventures)等非盈利机构正在帮助各县和市寻找更加划算的方案代替昂贵又低效的监狱扩张。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民主党想要一个能解决棘手社会问题的活跃的政府,而共和党想要私人部门投资和创新来做这件事。但两党都喜欢在真实世界测试对立战略的想法,国会两党均支持成立一个新的联邦基金以支持按表现付酬计划便是明证。该基金所涵盖的计划包括各种社会问题,如医疗、儿童看护和职业培训等。按表现付酬合同和进步联邦主义相结合似乎能同时满足两党的要求。

1994年暴力犯罪控制和法律执行法——该法向各州拨款增加巡警数量、采取更严格的判刑和建造更多的监狱——向我们表明,联邦政府如何鼓励州和地方当局的行为。包含成功后付酬合同的新联邦犯罪法可以鼓励各州对犯罪采取更明智的方针,降低强制刑期,投资于 有效的反再犯计划。这一方针将降低入狱率和再犯率——并极大地缩小入狱的庞大的社会、经济和道德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