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delong214_siraanamwongGettyImages_dollarballoonneedle siraanamwong/Getty Images

请停止夸大通胀威胁

发自伯克利—美国当前的宏观经济状况令我回想起了2014年9月。当时美国失业率降到了6%以下,同时一大批评论员向我们保证通胀很快就会如菲利普斯曲线所预测的那样上升。当然,这一论点的必然推论是美联储应当迅速着手实施货币政策正常化,缩小货币基础,并将利率提高到原本的“正常”范围。

时至今日,美国的失业率比我们都确信经济已经达到“自然”失业率时的水平还低了2.5个百分点。当我在1990年代担任助理教授时,经验告诉我们如此低的失业率会使每年的通胀率增加1.3个百分点。如果今年的通货膨胀率为2%,那么明年通胀率则为3.3%。如果失业率能保持在同样的总体水平,那么第二年的通货膨胀率将是4.6%,第二年的通货膨胀率将是5.9%。

但是这一旧经验已经不再适用。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美国的通胀率始终保持在每年2%左右,我们的货币政策选择也应当回应这一事实。

无可否认,1990年代经济学家的传统观点是有依据的。在1957年至1988年之间,通胀对失业率的波动做出了预料之内的回应。在适应性预期方面,最简洁菲利普斯曲线的斜率为-0.54:这意味着失业率在低于估计自然率的情况下每下降一个百分点,则第二年通胀率会上升0.54个百分点。

在1950年代末至1980年代末之间菲利普斯曲线的负斜率估计值(-0.54)主要来自六个重要的观测时点。在1966年,1973年和1974年,通胀率在失业率相对较低的背景下出现上升。随后到了1975年,1981年和1982年,由于失业率较高,通胀率反而下降了。

但是,自1988年以来,最简洁菲利普斯曲线的斜率基本上为零,对应的估测回归系数仅为-0.03。即便失业率远远低于经济学家所预想的自然增长率,通胀也没有加速。同样,即使失业率在2009至2014年之间远超同样的自然增长率,通胀率也没有下降,通缩也没有出现。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尽管过去30年中未能呈现任何与1950年代至1980年代时代所提供的数据类似的数据,但仍有许多人坚信货币政策制定者应继续关注通胀迅速加剧的风险,认定通胀的威胁要比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更大。例如,彼得·霍珀(Peter Hooper),弗雷德里克·S·米什金(Frederic S. Mishkin)和阿米尔·苏菲(Amir Sufi)这三位非常敏锐的经济学家最近发表了一篇论文,提出美国的菲利普斯曲线“正在冬眠”,并且由于“货币政策的内生性和体现失业差距的变量不足”,因此显示上一代人的曲线接近平坦的估算并不可靠。

我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毕竟计算机告诉我们1988~2018年估算值的精确度可能会三倍于1957~1987年估算值。此外,依据菲利普斯曲线的标准参数所捕获的时间窗口太短,根本无法进行任何实质性的货币政策反应。

当然通胀的爆发确实可能是一个威胁。但一门心思关注这种风险已经是另一个时代的产物。这源自于一个美国先后两届政府(林登·约翰逊和理查德·尼克松政府)竭力保持持续高压经济,而美联储主席(亚瑟·伯恩斯)渴望满足总统要求的时代。在那时候,一个可以控制全球经济主要原料(石油)的卡特尔就能造成巨大的负面供应冲击。

如果上述所有这些条件仍然成立,我们或许有理由去忧虑1970年代水平的通胀率回升。但是这些条件都已不复存在了。

我们早就该停止否认数据所告诉我们的事实。在经济结构和现行的经济政策组合发生变化之前,美国在未来五年内发生过度通胀的风险很小。而货币政策制定者最好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问题之上。

https://prosyn.org/rdSmuf5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