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保证欧洲-大西洋安全

慕尼黑—如今,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裂痕看上去比冷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大。但是,尽管双方存在巨大的不同,反仍有不少领域存在共同利益。就像在冷战最激烈的时候一样,美国人、欧洲人和俄罗斯人必须携手避免灾难,包括通过预防恐怖袭击和降低欧洲军事乃至核冲突风险等手段。

1989—1991年间的一系列历史性事件永久地改变了欧洲,此后,我们所有人都从政府内外参与到了欧洲-大西洋安全中。在此期间,欧洲-大西洋地区建立共同安全的努力缺乏紧迫性和创造力。结果,欧洲-大西洋区域仍然极易受到政治、安全和经济危机影响。

在不能形成所有各方都首肯的新方案的情况下,局面可能进一步恶化。恐怖袭击已经席卷莫斯科、别斯兰、安卡拉、伊斯坦布尔、巴黎、尼斯、慕尼黑、布鲁塞尔、伦敦、波士顿、纽约、华盛顿和其他城市——必须为这些袭击负责的组织还将炮制新的袭击。2013年以来,成千上万乌克兰人被杀,如今重燃的战事更是令更多人丧生。无辜的难民正在逃离中东和北非的致命战火。西方-俄罗斯关系陷入了非常危险的紧张局面,一次事故、错误或误算都有可能带来军事升级乃至新的战争。

推动我们的共同利益的第一步是辨别和追求具体、务实的近期措施,以降低风险、重塑信任、改善欧洲-大西洋安全局势。这些措施必须涵盖五个关键领域。

·         我们必须降低使用核武器的危险。如今,因意外或错误而发射核弹道导弹的风险极高。让这一威胁最小化的第一步可以是俄罗斯和美国总统重申核战争没有赢家、永远不能开启。这与前美国总统里根和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联合声明遥相呼应,里根和戈尔巴乔夫的声音引起了两国人民的热烈反响,也标志着改善两国关系的新开端。

·         我们必须降低因为将核力量保持在“准备发射”状态而带来的风险,保持“准备发射”状态意味着它们随时都可以立即发射,在几分钟内击毁目标。美国和俄罗斯应该承诺开始讨论日后将大部分战略核力量取消准备发射状态的问题。这与前述总统声明一道,可以为降低核威胁指明战略方向。

·         我们必须降低核和放射性材料落在错误的人手里的威胁。伊斯兰国正在寻找新办法向欧洲、北美及其他地区输出恐怖,它可能获得并引爆分散辐射的设备,即我们常称的“脏弹”。尤其紧迫的是,美国、俄罗斯和欧洲应该领导全球合作确保全球最脆弱的核和放射性材料的安全。眼下,许多使用这些材料的设施都十分脆弱,但要在全球保证它们的安全,预计直到2044年才能实现。

·         我们必须通过新的北约-俄罗斯军事危机管理小组改善军军沟通,以降低军事冲突风险。这一计划还应该辅之以重启美国和俄罗斯双边军军对话的措施。其重点应该集中在增加透明度和各方之间的信任。

·         我们必须降低空中事故导致政治或军事冲突的风险。北约和俄罗斯同时部署军力的地区的军事活动的日益增加导致民用航空面临不可接受的高风险。在波罗的海地区活动频繁的国家首先应该交换“适当顾及”规则——国家航空器(state aircraft)在靠近民航时必须遵循的国家操作规程。对加强空中透明度的技术支持也能大大降低空中碰撞的风险。

目前,欧洲、美国和俄罗斯正面临各种重大问题。但它们都不能不关注一个重要目标:制定一个新政策框架,这个框架要基于存在的共同利益,能够阻止关系的恶化、稳定欧洲-大西洋安全。我们在这里提出的务实的短期措施是正确的开始。我们需要从现在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