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chengreen159_Kevin DietschGetty Images_mcconnell debt ceiling Kevin DietschGetty Images

与"债务上限"共舞

伯克利—2011年,时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副主席的珍妮特·耶伦向同事保证,围绕联邦政府债务上限的纠纷“往往大不了就是一场闹剧而已”,有人可能会补充说是“一场荒谬的闹剧”。但十年后,有关债务上限的辩论正逐渐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悲剧。

要理解债务上限的荒谬之处,先得谈谈它的起源。创建债务上限的法令于1917年9月通过,当时发行债券是为了资助美国加入一战,为了向美国反战者保证美国不会过度参与战争,借用这一政策来限制美国的参战程度。

宪法赋予国会对财政部借款进行微观管理的权力,这在战时是不切实际的,所以立法者现在将这一权力授予总统。国会设置借贷上限,以期安抚那些反对任何行政权力扩张的人,反对与德国交战的德裔美国人,以及因为1916年复活节独立起义被暴力镇压而拒绝与英国结盟的爱尔兰裔美国人。

一个多世纪前那些几乎被遗忘的不满,导致美国今天面临此般困境,的确十分荒谬。

到目前为止,国会总是成功地避免了最坏的情况。即使在两党互相仇恨的2013年,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已经无法借款的财政部用完现金储备的一周之前,也能就暂停债务上限达成一致。但今年可能会有所不同。

最明显的是,今年政治两极分化甚至比2013年还要严重。自1月6日时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者袭击美国国会大厦以来,两党合作以避免可预见灾难之类的政治行为完全没了可能。在后事实世界里,国会的共和党议员,即使他们是这场灾难的实际推动者,也可以把责任推给民主党议员和他们挥霍无度的花钱方式上,至少共和党选民会相信。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如果不能提高或暂停债务上限,其直接后果将是政府信用评级下调。如果美国国债失去投资级评级,机构投资者将被强制禁止持有美国国债,他国央行等外国投资者将三思而后行,美国借贷成本将会上升。

一些研究发现,美元的避险地位在十年内为财政部节省了超7,000亿美元的利息,十分讽刺的是,这足以为两党基础设施方案提供近四分之三的资金。已有证据表明,美元地位优势正在消失

新冠危机提醒着我们,不确定性是投资者最害怕的,暂停支付利息的时间越不明确,不确定性越是严重,股市也会走低。此外,由于美国国债在许多种私人金融交易中被用作抵押品,如果财政部被迫暂停支付利息,短期融资市场将受到损害。撤资将迫使货币市场共同基金贱卖国库券,并可能暂停赎回

根据预估,对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可能是巨大的,甚至是灾难性的,某代表预测GDP将下降4%,失业率将上升到9%。

当然,美联储会介入,就像它在每次危机中所做的那样,启动在以往债务上限危机之前讨论过的紧急措施,购买违约的美国国债,并在自己放贷时接受这些债券作为抵押品,即使它们目前市场价格偏低。但这将使得美联储如履薄冰,它会发现自己处于一场政治冲突之中,民主党人会批评它保护共和党人免受不作为而导致的后果,共和党人会指责美联储与民主党的“社会主义”议程串通一气。

聪明的分析师认为,财政部只要把利息支付放在首位,这一切都可以避免。随着税收收入的增加,政府可以继续全额支付这些费用,同时削减40%的其他支出,但这是在排除了重大技术问题的前提下进行的,毕竟政府电脑重新编程少不了各种问题。如果你相信国会愿意削减社会保障福利和军队支出以救助债券持有人,那么你怕是在做政治大梦。

希望还是有的。参议院议员可能会将提高债务上限附加到和解法案中,即使该法案代表党派立场,民主党人可能忍无可忍后还是投支持票,不管选举结果如何,选择做对国家有益的事。

或者,考虑到他们行动的严重性,共和党的顽固分子也可以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投票。回想一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阵痛还没结束之时,当时美国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的7000亿美元金融救助计划被国会否决,他单膝下跪乞求领导支持,成功地让众议院得到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二次表决后通过了该法案。但别抱太大希望。当时的国会领袖是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现在是共和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

Translated by Xiang Zeguang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Barry Eichengreen is Professor of Economics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He is the author of many books, including the forthcoming In Defense of Public Debt.

https://prosyn.org/R9aY9d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