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特雷莎·梅的何种授权?

发自伦敦——英国首相特里萨·梅并不是个以捉摸不定闻名的人。作为一个谨慎和严守纪律的政治家——不愧是牧师家的女儿——梅从不玩弄真相,也不会去冒不必要的风险或踏出一伙忠心耿耿的顾问团队为她营造的安全区域。所以当她一再坚持说自己不会在下一个任期到期日(2020年)之前举行大选,人们立刻毫无保留地相信了她。

谁知就在上周,梅突然宣布要在6月份提前大选,把大家吓了一跳。

梅的这一态度变化显然跟她的性格不太一致,但这也不太像是许多人所猜想的政治意外事故。事实上在许多方面看来这一举动是合乎逻辑的,毕竟民意调查显示,梅的保守党在比其对手工党领先了近20个百分点。

英国领导人通常会选择在本党派最有可能赢得选举的时候大选,这不奇怪。而梅——其率领的政府即将与欧盟针对英国脱欧问题展开一系列艰苦谈判——预计将大获全胜。就算民意调查有误,保守党在选举中一帆风顺,他们也极有可能得票最多的那个。

笔者曾经参与制订过一个类似但相反的决定。当时是1991年,约翰·梅杰任总理,而笔者则是负责选举规划的保守党主席。那时第一次伊拉克战争刚刚获胜,萨达姆·侯赛因被踢出了科威特。

在这场英国荣膺其中的伟大军事胜利的光芒之下,许多评论家和支持者纷纷呼吁梅杰举行选举,但他却拒绝了。伊拉克的胜利是英国的胜利,它不应该被一个政党甚至他本人所篡夺。这是个正确的选择。但无论如何,他依然在第二年赢得了计划中的选举。

但梅却作出了相反的选择。她说这一决定源自于议会反对派对即将到来的脱欧谈判的批评之声。她希望得到一个强大的授权来“为英国争权益”,而这意味要与某份小报(以典型的脱欧派煽动性言词)所描述的国家利益“破坏者们”死磕。

但事实上,在现在这个时刻梅其实已经获得了全国大部分民众的支持。而且主要的例外都在她自己党内,体现为脱欧强硬派和较温和势力之间的分裂。如能获得更大的个人授权,或许梅就能在与欧盟谈判期间更好地压制保守党内的反对派。

但问题是梅究竟想与哪方面为敌呢?她是否想驱逐党内右翼的“硬脱欧”支持者,因为这些人宁愿什么协议都不达成,也不愿意对欧盟几乎任何让步;还是说她想和“软脱欧”的倡导者们分道扬镳,因为这些人觉得甘愿付出一定代价,也要给英国经济尽可能争取到贸易,创新和投资方面的最优条款?

说实话,没有人知道梅真正想要什么或者如何行事。到目前为止她依然守口如瓶,其政府的言论也是高深莫测。显然,目标是确保赢得尽可能最好的贸易条款,也不会在劳动者的自由流动或欧洲法院的管辖权方面作出任何让步。但任何认为这意味着英国将保留与以往身为欧盟成员国同样优势的人都注定失望而归。

到那时候才是英国的岛国狭隘政治辩论面对现实之时。不管在六月份的大选中发生了什么,也不管梅因此获得的授权将有多大,即将到来的脱欧谈判所面临的不可改变的现实就是英国必须与其他27个国家进行谈判,而所有这些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内政治考虑——就像英国一样。

一些专家提出梅的政府本质上是想依靠一场选举大胜来获得一张用于脱欧会谈的空白检查。而这一判断的真实性则可以依据选举过程中保守党究竟能拿出多少谈判目标细节来清楚判断。

但不管是不是空白支票,政府显然希望选举结束后能在议会中留下了一批占多数且容易驾驭的议员——中国人称之为“好好先生”。无论梅政府跟欧盟达成何种协议,这些人都会照单全收。

然而笔者绝不相信形势会在今后几年如此发展下去。因为这种“好好先生主义”既不强势也不可持续。无论梅能在6月份的选举中得到何种授权,一旦她签下一笔不利的脱欧交易,或者最终啥交易都没达成,那么她和她的政府——更不用说整个英国经济 ——都将举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