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土耳其不断变化的自由赤字

达拉谟——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AKP)2002年上台时曾承诺会给予虔诚的穆斯林宗教自由。十四年后,正义与发展党最不可能带来的就是“自由”。

今天,就连正义与发展党的支持者也要仔细衡量自己的言论,唯恐被视为批判政府或者同情敌人。7月15日针对埃尔多安政府的政变失败后坚持这种做法更加必要了。现在,销毁与正义发展党敌人——特别是隐居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被指策划此次政变的伊玛目费图拉·居伦有染的任何证据——关系到自我保护。

迫使土耳其民众隐藏自己的爱好和信仰绝不是埃尔多安政府的创举。在二十世纪20到50年代世俗政府对土耳其的统治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直到2002年,虔诚的土耳其人要想在政界、军界甚至商界出人头地就必须淡化自己的宗教信仰,小心翼翼地避免表态支持政治伊斯兰主义。

正义与发展党之前三任伊斯兰党派领袖均不满于世俗政府阻碍宗教表达。他们认为法国式的政教分离已经败坏了土耳其文化。虽然小心翼翼地并未对宪法提出公开挑战,从1971到2001年,他们还是相继被视为对世俗主义构成威胁从而遭到取缔。1999年,埃尔多安本人也因为朗诵一首被视为煽动宗派暴力的诗而被捕入狱。同年,因宣扬伊斯兰国家而接受调查的居伦移居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