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被遗忘的杀手归来

布拉格—曾几何时,结核病是全世界最大的担忧。众所周知,它杀起人来无差别,卡夫卡、济慈和美国总统门罗(James Menroe)都死于它之手。在过去两个世纪中,死于结核病的人数比其他任何一种疾病都要多:十亿人,可谓前无古人,很可能后无来者。

感谢疫苗和廉价药物的出现,如今,结核病在发达世界已经不再是杀手。因此,富裕国家很快就忘了它——视之为维多利亚时代的遗物。

结核病不但鲜有人关注,投入其中的卫生拨款也非常少。2015年,大约只有3.4%的卫生发展援助总额被用于结核病,而母婴健康所占比例为27.7%,艾滋病为29.7%。

如此自满十分危险。尽管增加控制结核病的投资有着充分的经济和道德依据,它已经悄然恢复了世界第一大传染病杀手的地位,比艾滋病和疟疾的致死人数都要多。最新的2016年数据表明,全球共报告630万新结合病例(2015年为610万例),近170万人死亡。

谢菲尔德大学和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学院(LSHTM)的研究者估算,2014年约有17亿人处于结核病潜伏状态——略低于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大约10%的潜伏病例会转为显性病例。近1亿儿童已经染上了潜伏结核病。

研究者发现,即使从明天开始切断结核病传播渠道,光是当前潜伏病人数量就能让世卫组织的2035年全球目标无法完成。这强烈地表明,2050年消灭结核病这一宏大计划无法实现。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在为我主持的哥本哈根共识中心(Copenhagen Consensus Center)所做的研究中,LSHTM的安娜·瓦萨尔(Anna Vassall)提出应该增加全球结核病控制投入。“结核病的治疗成本低、效果好,平均而言,能让一个处于生产生涯中期的人增加20年寿命,”她说。此外,结核病投资主要有利于最贫困群体。

贫穷国家的结核病控制极易受到富裕国家捐赠者注意力转移的影响。低收入国家政府的结核病应对计划有近90%的资金要依赖高收入国家援助。2017年,国际资金达到了11亿美元,但仍比实施消灭结核病全球计划(Global Plan to End TB)所需要的15亿美元相差不少。

治疗能降低危险而昂贵的多重耐药性结核病的传播,世卫组织建议向高风险人群提供预防措施。但尽管治疗大部分结合病例没人只需要花21美元,这一数字并不能说明改善结核病检测和卫生体系的其他方面的成本。结核病可能难以确诊,许多项目依靠病人自己向医院报告。结果,有近三分之一的显性结核病例没有被发现。

瓦萨尔指出,全球而言,投资于结核病控制的每一美元,可以产生价值大约43美元的社会效益。这是非常惊人的回报,一个由诺贝尔奖得主组成的委员会研究了联合国的新全球目标,结论是控制结核病是应该列为全球重中之重的19项卓越发展投资之一。

在结核病高发国家,毫无疑问政府和捐赠者应该更加重视结核病。去年,一个由发展和经济专家组成的委员会考察了孟加拉国的政策选择,认为结核病控制应该作为全国最重要的要务

在孟加拉国,每11例死亡就有一人是死于结核病。每小时都有九人因为我们知道如何有效而廉价地治疗的疾病而死去。近一半病例从头至尾都没有被发现。投资于结核病不但从卫生角度非常重要,对于减贫也不可或缺,因为收入损失导致结核病患者更加贫困。

只要每年投入大约3亿美元,孟加拉国就有望在20年内让结核病致死人数减少95%,新发病人数降低90%。这相当于平均让每位患者多活25年。治愈一人至少可以减少一例新病例,投入结核病的每一美元可以带来21美元的社会效益。

这些研究发现是孟加拉国政府提高2017—18年卫生投资预算的原因之一。但孟加拉国20个高发国家之一,这20个国家加起来占了全球结核病总数的83%。

和埃博拉或寨卡等疾病不同,结核病很少占据新闻头条。但它应该出现在那里。我们完全知道如何预防和治疗结核病,投资于消灭结核病也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因此,没有理由继续因此承受沉重的生命损失。

http://prosyn.org/8XlPSTV/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