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糟糕的特朗普朝鲜政策

亚特兰大—美国总统特朗普发的每一条推特,举行的每一次会晤,都让美国官员疲于向盟友们保证美国仍将致力于它们的安全。首屈一指的就是亚洲, 长期以来,美国凭借其全世界最先进的军事力量进行的战略干预,保持了该地区几十年的实力平衡。

特朗普的招牌式亚洲政策——他承诺要阻止朝鲜发展核武器——理应是美国军事决心的最显著的例子。对亚洲地区来说,不幸的是特朗普只是动了动嘴皮子。

6月初,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使出浑身解数让齐聚新加坡的亚洲盟友相信,美国的支持不会消退。两艘美国航空母舰出现在朝鲜半岛附近——这是20年来美国首次派出两支航母编队参与海军演习——被视为针对朝鲜侵略行为的“保证信号”。

但不管是马蒂斯的发言,还是在海上大秀肌肉,都无助于促进美国在韩国的信誉,也无助于制约朝鲜的核野心。问题不在于马蒂斯的文胆,也不在于美国海军的“亮旗”海军演习,而在于特朗普本人。

从威胁对朝鲜发动军事打击,同时却邀请金正恩来海湖庄园会晤,到威胁撕毁美韩贸易和防务契约,特朗普让美国的亚洲盟友们完全摸不清门路。他的自相矛盾的言辞将在本月晚些时候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华盛顿是收到恶果。文在寅正在制定自身应对金正恩的方针,而特朗普的行为却让美国的影响力遭到严重打击。

文在寅希望在朝鲜问题上采取不同方针不足为奇。他一直是温和派,承认朝鲜是一个威胁,但认为韩国有时间通过重新建立经济联系和对话解决问题。这一战略可以追溯到文在寅所支持的、韩国实施了十年的“阳光政策”。前总统卢武铉采取这一方针与朝鲜周旋,但以失败告终。如今,文在寅又祭出一系列类似的“软”选项——如减少军事紧张、增加人员联系、提供更多人道主义援助等——来逐渐改善关系。

更加基本的是,文在寅认为美国导致了美韩联盟的朝鲜战略的脱轨。他希望让韩国来主导,他的政府充当美国和朝鲜之间的调停人。文在寅在6月7日动了真格,宣布冻结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因为他对联合决策表示质疑。这一冻结行动包括一项“环境评估”,它比较清楚地表明了文在寅意欲在国家安全和朝鲜政策上拥有更大的主动权

文在寅处于十分有利的位置,可以利用特朗普给自己找的麻烦——包括单方面军事行动的威胁、保护主义咒语,以及抛弃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贸易协定等。文在寅凭借刺激就业和打击腐败的承诺上台,其选战口号是扫除前任的政策,包括强硬的对朝立场。即便本月晚些时候在华盛顿火花四溅,他也不可能在国内付出政治代价。韩国人民广泛支持与美国构建强大的关系。但他们也密切跟进美国的政治,而在这些天来,许多人认为,领导层飘忽不定的风险已不再是金氏王朝所独有的现象。

事实上,特朗普关于美韩关系的言论相当不得体,甚至可以说是怪异——比如指责韩国与美国的贸易协议不公平,还威胁要给韩国领导人寄去萨德系统账单。他在军事上的言辞也非常令人不安,比如,4月份他预言朝鲜半岛可能爆发“非常非常大的冲突”。这些在接收路透社采访时所做的评论,似乎没有考虑到朝鲜在非军事区周边集结了700,000大军,任何与朝鲜的战争都会给韩国带来灾难。

特朗普对朝鲜半岛核危机的方针也形成了同样麻烦的连锁效应。一个例子是韩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韩国经济正在竭力保持增长,而中国通过反对萨德系统来利用自己的地位。中国人说萨德系统是一个威胁,开始抵制韩国产品、冻结投资,并打压一直火热的旅游贸易

文在寅会对特朗普施加怎样的压力,让他采取不同的朝鲜方针,还有待观察,但有一点是确定的:特朗普在韩国人中间的地位不会让文在寅闭嘴。根据位于首尔的智库机构牙山政策研究所(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的分析,韩国人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战期间对特朗普的满意率非常低,而其支持率一直保持在极低水平。即使中国最近因为萨德系统而对韩国施加了强大压力,其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韩国人中间的受欢迎率仍然高于特朗普。

对于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力,文在寅有许多问题要问特朗普——这些问题是马蒂斯无法回答的。考虑到一位无法预测的美国总统所带来的风险,你很容易理解韩国人的不安。在特朗普之前,11位美国总统通过构建联盟、利用外交手段、统一言论和彰显美国军事优势来维持朝鲜半岛稳定。自朝鲜战争结束以来,没有一位美国总统曾经随意地——更不用说轻率地——让美国在朝鲜半岛的作用陷入质疑。没有一位——我是说,直到特朗普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