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让危机死灰复燃

发自剑桥——有关金融监管的辩论往往侧重于数量而非质量。但“更多与更少”其实不是核心问题;因为细节才是真正的核心。当谈到美国的金融改革时,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不太可能得到正确的细节。

本月早些时候,特朗普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对2010年多德 - 弗兰克金融改革法案进行全面审查。白宫的目标是大幅缩减针对2008年金融危机制定的监管体系,而这则堪称一项冒险的举动。

多德 - 弗兰克法案的主要内容——比如提高银行资本要求,建立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定义重要系统性金融机构,对银行进行严格的压力测试,以及提高衍生品的透明度——都极大巩固了金融系统。而破坏或解除上述条款都将大大增加2007~08年金融危机最终卷土重来的风险。

这并不是说现行法例没有改进的空间。最直接的做法是恢复原计划中那些在过去七年中被削弱或否定的一些有价值的条款。理论上,多德-弗兰克法案也可以从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所承担的合规成本和系统性不稳定风险(在类似“沃尔克(Volcker)规则”限制银行自营交易的领域)之间的更有效权衡中获益。

但实现一点将是一个困难和微妙的任务。与金融行业中某些人的看法不同的是,没有证据表明特朗普会合理地管理它。相反,即使在审查多德-弗兰克法案之前,特朗普就已经严重误判了金融监管。

在特朗普下令对多德-弗兰克进行审查的同时,他还暂停了在长期准备后由奥巴马政府通过的所谓受托规则(fiduciary rule)的执行,并将其放入等待审查的队列中。该规则本应在4月生效,目的是确保专业财务顾问和经纪人在为客户提供退休计划资产投资提供咨询而收取费用时,能基于客户的最佳利益行事。

建立这样一条规则的必要性很明显。许多投资顾问和经纪人都会基于利益冲突去推荐一些并非最优的股票,债券或基金。例如顾问可能收到私下的佣金或事实上的“回扣”来推荐特定产品,也可能来自于的咨询公司本身的奖励。由于大多数投资者都认为自己的顾问有义务为自己的最佳利益行事,因此也不会过多猜疑这些建议。而最终的结果就是保险人的退休基金账户回报表现不佳

除了能以牺牲美国普通家庭为代价令金融机构的利润最大化之外,取消受托规则不会有其他结果。该规则的反对者认为这个要求相当于政府过度干预,因为它剥夺了家庭的选择权。这一说法非常虚伪,因为它忽视了储户寻求财务顾问服务的根本原因:帮助他们找出什么投资最适合自身利益。

储户当然可以选择不雇用财务顾问。那些相信自身判断优于普通投资者的人可以选择买卖单一资产或积极管理型基金。这样的投资者会自己分析信息,没有必要聘请退休储蓄顾问来帮助他们筛选各种各样的金融资产,产品和基金,特别是在像美国这样的国家。

但这一做法有缺点。大多数投资者会过度频繁交易,不但耗费大量交易成本,还会不切实际地高估自己选择优秀产品或选择入市时机的能力。

大多数经济学家推荐的另一种方法是,储蓄者只是把他们的钱投资于广泛多样化的低成本基金——比如Vanguard基金公司提供的各类指数基金。这样做也不需要一个专业顾问。对个人总财产的推荐分配比例是60%的股票,30%的债券和10%的现金,主要取决于储户的风险延误程度以及对流动资产的需求。

然而,许多小投资者不相信指数基金自己的最优选择。在意识到自己缺乏独立投资储蓄所需的时间,技能或兴趣之后,他们转而求助于投资顾问。他们想和一个专业人士讨论自身投资组合,让一个可信的人给出好的投资建议。但是,如果这位专业人士不能把储蓄者的利益放在首位,他们又凭什么去收费呢?

诚然,并非所有财务顾问都会损害其客户的利益。即使法律尚未要求,有些人也会在工作中奉行受托准则以赢得客户的信任。真正有道德的投资顾问会倾向于支持奥巴马的受托规则,因为去除不道德的竞争对手将有利于扩大他们的业务。

在这个意义上,金融行业与二手车业务没有什么不同。那些反对禁止调低行车里程表法规的经销商可能就是实施这类做法的人。诚信的经销商会欢迎这一法规并将其视为实现公平竞争环境的方式。他们并不认为这些法律会剥夺了消费者购买作弊二手车的“选择权”。

按计划在4月份实施受托规符合普通美国人的最大利益。而最符合这些利益的,莫过于特朗普政府不去染指奥巴马政府留下的其他金融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