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美国的选举波?

华盛顿——随着世人瞩目今年的美国总统竞选,控制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的争夺很大程度上被人们忽视了。 但国会选举的结果可能成就或毁灭下一任总统的政策。

虽然总统掌握的权力令人艳羡,但100名参议院议员决定着国际条约的命运以及总统提名和立法建议。 435位众议院议员权力虽没有参议员那么大,但由同一党派控制白宫、参议院和众议院却可以打破近年来削弱美国执政力量的大部分僵局。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美国的选举不强制区分党派路线,因此选民们惩罚某政党(往往是执政党)往往可以通过投票反对其所有候选人;完全支持某一政党;或投票支持一党总统候选人及另一党的国会候选人。

《华盛顿邮报》公布11年前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吹嘘自己性攻击行为的录像后,竞选局势迅速发生了变化。不仅民主党重新入主参议院的机会有所提升; 而且重新入主众议院的机会也有所增加。

此前,几乎没人认为众议院选情会发生任何变化。 录像公布后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大幅下降,而候选人否认自己曾抚摸或袭击女性对本党选情造成了雪上加霜的后果——他的表态迫使数名女性站出来否定他。

但赢得众议院选举对民主党来说绝非易事,因为国会选区已被严重改划,而共和党则把持着更多州长席位和州立法机构来保障这一进程。

民主党要想重新控制众参两院,必须分别净获取至少30个众议院席位和4个参议院席位。 民主党净获4个参议院席位将形成五五开的局面,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获胜,她的副总统蒂姆·凯恩就有机会打破投票僵局。

与特朗普保持距离的参议院候选人比没保持距离的日子好过。 比如说在录像发布前,特朗普在俄亥俄州占据领先态势;最近的投票表明他现在在那里落后于克林顿。 录像公布时,俄亥俄参议员罗伯特·波特曼(以及其他九名参议员)取消了对特朗普的支持,并且波特曼似乎仍牢牢控制着自己的参议院席位。尽管如此,当特朗普的支持者攻击与他切断关系的共和党人时,有几位又重新对其表示支持。

人们普遍认为高级别选情会对低级别选情产生影响。尽管并不明确这种情况会在多大程度上出现,但如果能占据压倒性优势,就会被人们称之为“选举波”,比如1980年罗纳德·里根击败了吉米·卡特并协助共和党重新夺回对参议院的控制权和34个众议院席位。 共和党人并未掌握对众议院的正式控制,但里根却实际掌握了有效多数,因为来自南方的几位民主党人为他投赞成票。 尽管在余下三周的竞选活动中可能出现很多变数,但美国可能正面临着又一次选举波。

长期以来,某些参议院席位一直被认为是民主党的囊中之物。 在威斯康星,前参议员拉斯·费恩戈尔德决定性地领先现任参议员罗恩·约翰逊,费恩戈尔德曾在六年前以微弱劣势负于后者;而在伊利诺伊,大老党频繁犯错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克·柯克在事实上已经出局了。

录像公布前双方机会均等的新罕布什尔州、内华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其他州的参议院席位已接近成为民主党的囊中之物。 共和党初选时特朗普的对手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鲁比奥曾被认为很有可能竞选连任;但现在,他却被视为前景不妙。 如果选举波席卷全美,就连亚利桑那州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等席位依然安全的共和党参议员也有可能难逃被推翻的厄运。

但即使真的在选举波中失败,共和党人仍然可以对克林顿形成干扰。 参议院的共和党少数派仍可利用阻挠提案来有效限制她的议程,因为规定必须凑齐60票才能结束辩论,并将法案付诸表决。 如果共和党人继续控制众议院,或许着眼于2020年共和党总统提名的议长保罗·瑞安为证明自己的办事能力,可能试图在某些事务上与总���合作;但高度保守的众议院共和党人可能会试图反抗。

此外,最高法院仍只有八名法官,而不是通常的九位,从而在进行关键决策时无法排除投票平局的可能。共和党人急于在2月可靠保守派安东尼·斯卡利亚去世后保持法院意识形态局势的完整。 这也解释了他们为什么从3月起阻止奥巴马提名的自由候选人梅里克·加兰进入最高法院任职。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因此,即使民主党1月开始控制参议院,共和党人仍可以阻止克林顿总统的最高法院提名和政策计划。 而且,因为民主党不大可能赢得众议院,华盛顿瘫痪的前景仍然无法排除。

翻译:Xu Binbin